镜の真实者~快新王道论坛~  
  
查看: 628|回复: 6

[柯南] Predict BY耽时(平新)

[复制链接]
4进阶级BT
111/200
发表于 2008-7-13 10: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该内容以做模糊处理,您需要登录后才可查看. 登录 | 迈向BT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迈向BT

x
授权书在这里:
28 回复:【整理+重发】Predict(完结)  
我想申请转载~~~转到http://wakaka.tv.topzj.com/index.php

希望LZ可以同意~~~  

  
作者: 梦是真实   2008-6-7 21:21   回复此发言   

--------------------------------------------------------------------------------

29 回复:【整理+重发】Predict(完结)  
呵呵,亲喜欢的话就转吧~~^m^  

  
作者: 耽时   2008-6-8 12:38   回复此发言   

--------------------------------------------------------------------------------

30 回复:【整理+重发】Predict(完结)  
那个啥……亲要转的话去转我空间里的那篇吧……那篇是改完的……话说你真的确定要转么……这是很RP的巍文啊啊啊啊啊!!!
>.<  

  
作者: 耽时   2008-6-9 22:45   回复此发言   



PREDICT


    他的眼前出现一扇门。
    沉重的黑色蔓延出繁复诡异的纹路。无声无息。
    压抑。
    然而,没有一丝犹豫,他一把推开,进入地狱。
     
    映目的是一片红色。
    冲天的火光点燃了幽暗的夜空,也照亮了不远处金发男子狂妄的笑容和他手中尚未冷却的枪口。
    GIN.
    不仅仅是作为侦探不能忍受邪恶的厌恶,还有因为那个人收到的伤害而涌出的怒火。
    只有十米。
    结束这十米的距离,就可以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他的目光极不情愿地转向他们中间阻拦他送那个人下地狱的障碍物,然后他听到世界碎裂的声音。

    他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双手还维持着伸向前方的姿势。只是刚才那个身影倒下的地方现在是一轮满月。
    汗湿的衣物粘在身上很难受,可他来不及换掉。迅速抄起枕边的手机,微微颤抖的手及其熟练地拨打着一个号码,那个在电话薄里总是排名第一的号码。
    ……
    没有回应。线路明明是通畅的,却迟迟没有人来接。
    他本就七上八下的心骤然缩紧,难道……
    他疯狂地奔向衣柜,又疯狂地奔向房门。
    拉开大门的时候,手机尖锐地鸣叫起来。
    他不耐烦地低头瞄了一眼,突然愣住了。
    重新坐回床上的服部平次惬意地享受着身心的放松和线路另一头的几近无奈的愤怒:“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刚才去煮咖啡……没事凌晨两点打电话来你以为我很闲啊……这跟我睡不睡根本没有关系……玩笑也得有个限度……服部平次你给我去死!!!”“好了好了,我错了。”听到终于结束的怨念诅咒,服部平次暗暗松了一口气,“那个,工藤,你最近能不能来大阪住几天?”“干什么?”警惕。“啊……啊……那个……”“我说你不会是又梦到我死了吧”语气中充满了嘲讽。犀利……不愧是名侦探,服部平次倒抽了一口气,蒙都能蒙这么准!“当……当然不是啦,人家想你了嘛!!”传来的是他预想中干脆利落的挂机声。
    和他没有想到的,挂断后他没有听到的微微带些笑意的“笨蛋”。
    服部一脸狡黠的微笑。决定权不在你,新一。

   
    工藤新一用及其鄙视及其愤怒的目光狠狠看向身旁的大型犬。“我说你又跑过来做什么?!!!”服部平次闪着亮晶晶的眼睛,死皮赖脸地蹭过去。“哎呀呀不是跟你说了嘛,我爸妈都不在家,一个人住空房子很无聊哎。现在又是暑假,所以我就想啊,工藤一个人肯定像我一样很寂寞啊。生活又不能自理,总是吃便当容易吃坏胃,房间也没有人打扫,所以呢……”“所以你就以‘不让我寂寞’这样的借口来蹭吃蹭住。”工藤新一满头黑线,一脚踹开死揪着他胳膊的黑毛狗狗,“你说我生活不能自理是什么意思啊,服部?”服部平次看到他低头搜寻着地面,似乎在寻找可以用来修理他的东西,立刻出了一身冷汗。“啊啊,那个……那个意思就是说你不会照顾自己啦……哈…哈…哎哟!”工藤新一收回右脚,露出满意的神情。“住进来可以,一切家务你全包。”“你不要这么无情嘛”“回去就不用做家务了。”回去?那我不就成了间接凶手了吗,知情不报,不采取行动,身为侦探这是绝对不可以的!!!(哦哦?真的是因为自己是侦探吗,服部?再说,谁说你那个梦是真的了?)“我不回去!”“别后悔哦。”新一奸笑,一个月的……哦~~
    “我说工藤啊,你家有多长时间没收拾了?”服部平次费力地趟过由各种书籍衣物堆积而成的巨大沼泽,满身狼狈地站在唯一干净的新一房内。“记不清了。”我靠,服部暗骂一声,这臭小子!怪不得要开这种条件!早知道就……“你答应过我了,服部。”看着陡然变冷的蓝色眼瞳,服部只有一个感觉:危险!这小子拜托人还这么屌!服部一边愤愤不平,一边迅速旋转大脑,“工藤你帮帮我嘛,不然收拾不完我住哪里啊,难道……你是要我和你住在一起吗?”(这才是真正目的吧,绕那么大弯子……你不累我还累呢,服部)工藤新一眯眯眼睛,轻描淡写地说:“太阳就快下山了,服部。收拾不完的话,你就睡桌子吧,那边比较干净。”被自己的石头砸到脚的服部平次的小宇宙彻底爆发,“工藤新一你不要欺人太甚!”“唔……唔……”那边看书的新一根本没有注意到(或者是忽略?)自己好友身上散发的浓烈杀气,自顾自地说:“再提醒你一次,太阳要下山了,服部。还有,一个小时后我要吃饭。”于是可怜的服部彻底无语,就这样悲惨地度过了以“保护”为借口的在工藤宅的第一个夜晚。
   

    凌晨一点。服部平次望着对面房间里透出的微弱光芒,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下楼。捧着一杯热牛奶,他斜靠在门上,静静凝视伏在桌上的瘦削身影,心里泛起一阵苦涩的疼痛。说你不会照顾自己果然没错,晚上要熬夜工作,白天还要上课,已经半个月了。在我来之前已经有了多少这样的日子?一定不少吧。新一,不要这样透支自己。你知道我有多心疼吗?目光掠过桌上相框中女生纯洁美好的笑脸和电脑上的密码保护界面,他微微苦笑,组织都已经覆灭了,你还在瞒我什么? 果然,我在你心里,连最亲密无间的朋友都算不上啊。我算什么呢,只是一厢情愿地喜欢而已,你都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吧。
    轻轻为他披上毯子,宠溺地摸摸柔软的黑发,他用牛奶换下苦涩的咖啡,正欲转身离开时,桌上的手机起了轻微的震动。浅眠的男孩微微动了动,醒了过来。他诧异地看着身上的毯子和桌上的牛奶,慢慢转向门口手足无措的僵硬身影,唇角绽开了一抹温柔的笑容。“谢谢,平次。”服部平次呆立着,迟钝地回味那一句“平次”,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
    真的很好。
    只要在你身边,孤独的时候陪伴你,难过的时候安慰你,失望的时候鼓励你,这样,对我来说,就真的够了。
    只要让我能天天见到你。
   

    所以服部平次被踢进新干线车厢的时候感到的不仅仅是委屈,更多的是绝望。那种要失去的绝望让他不能呼吸。
    “我不回去!”他死命挣扎。“白痴!开学了你知不知道啊!!!你不上课我还上课呢,我可不像你一样有个可以让你随时翘课却不扣学分的出勤社社长学妹!”“你不是也有很多学妹吗,只是你自己不愿意用嘛,不用白不用……”服部小声嘀咕。“你说什么?!服部平次你快给我滚回去!!”工藤新一压低声音,紧张地看向周围,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回大阪去。他再这个样子闹下去,明天报纸就有得看了,更何况还有那些人……他感到一阵阵冷意,不行,绝对不能把他牵连进来!“喂喂工藤你怎么了,脸色那么差……哎哎,干什么!”
    工藤新一扯着服部平次的衣领,把他揪到了车站里一个相对冷清的地方(男厕所吗?众殴。不要打头呀,车站哪还有冷清的地方嘛……众继续殴)。看着他迷惑不解的表情,工藤新一决定说实话。“服部,别闹了!这两天我有事,实在不能留你。”“真的?什么事?”服部追问。“……哀的事情。”(这叫实话?!!!)“哦……”沉默。
    接下来依旧是沉默。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服部走进车厢,听到身后轻轻一声再见。突然心疼。然后转过身大大咧咧地拍着对方的肩膀说工藤啊不就是两天吗你不要想我我会回来的。然后在看到对方眼角蔓延过晶莹泪滴的一瞬间呆掉。然后他一把抱住他。然后他一脚踢开他。然后工藤新一眯起眼睛说你最好永远不要回来。最后服部平次在工藤新一的微笑中逐渐消失。
    “真希望还能见到你,平次。”
   

    服部平次回到家时已经接近黄昏。他放下行李,习惯性地走进厨房,做咖喱饭做到一半的时候猛然想起他为之做饭的人还在千里之外,于是不顾老妈惊喜的期待眼神,颓然走回卧房,倒在床上蒙着被子开始大睡特睡。
    服部平次坐在电脑前,瞟了一眼桌角的时钟:1:00。习惯真是可怕啊。随手打开邮箱,一条来自工藤新一的邮件正在诱惑地闪着光。这么快就想我啦,轻笑。点开,有些失望,却并不出乎意料。果然又是组织的事情。都覆灭了还……工藤真是走火入魔了。他强压怒火看下去。资料出乎意料的完整。GIN、Vodka、Sherry……房间里越来越暗,他的眉头越皱越紧。
    “工藤新一你这个混蛋!”他抓起身边的衣服飞一般冲了出去。
    电脑还亮着。光标闪烁在最后一个句号的后面。
    “别怪我瞒了你,平次。我不想再失去你。”

    服部平次焦急地奔跑在东京的街道上(剧情需要哈……擦汗)。哪里都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恐惧在心中慢慢积累。GIN越狱……组织重振旗鼓……疯狂报复……彻底剿灭……今晚。假的,都是假的!那封邮件只是你的恶作剧,你只是想见到我,对不对,新一?我现在就在这里,就在这里等着拥抱你,那么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他的眼前出现一扇门。
    沉重的黑色蔓延出繁复诡异的纹路。无声无息。
    压抑。
    他犹豫了一下,咬咬牙,一把推开,进入地狱。
     
    映目的是一片红色。
    冲天的火光点燃了幽暗的夜空,也照亮了不远处金发男子狂妄的笑容和他手中尚未冷却的枪口。
    GIN。
    他们之间,十米的距离,什么都没有。
    邪恶的面容转向他,狞笑着。“哟,大侦探,谢谢你啦,不然我还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呢。”
    他于很多警察的身影中见到了他瞬间苍白的脸。
    回过头来就看到黑色的枪口和即将扣动扳机的手。
    来不及躲开。
    他静静闭上眼睛。
    只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只是有点不甘心呢。
   
    枪声响过,他狠狠栽倒在地。
    有温热的液体流淌过他的手指,慢慢冷却。
    微风卷来淡淡熟悉的清新味道和浓烈的血的气味。
    彼此纠缠着,缓缓收紧于他颤抖不已的心。
    耳边传来微弱却急促的喘息声。
    他诧异地睁开眼睛,于一片刺眼的红色中看见了那日思夜想却决不想在此时此刻见到的苍白的绝美容颜。
    梦中的情景蒙太奇般一格格绽放在眼前,清晰而残忍。
    剪辑员按照自己的喜好私自改换了中间的图片,结局却与原来的毫无二致。
    Predictions came ture.

    眼前的一切开始褪色,泛黄着剥离原来的位置,化成无数微小却尖锐的碎片,深深埋入早已不堪忍受的心房,留下细小的贯穿伤口,来回磨擦着,撕扯着,痛到麻木。
    麻木。
    麻木地看着警察难以置信的神情,麻木地听着GIN残忍的话:“如我所料,小子,他果然很在乎你啊!”
    麻木地看着他渐渐被自己的鲜血所吞没。
    麻木地感受到迅速冷却的身体。
    麻木地说:“工藤,原来你的血也是热的啊。”
   
    “服部,你变笨了哦。”戏谑的表情。
    冷月无声,柔和的光芒笼罩着他,朦胧的,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他突然清醒。
    他狠命抱紧他,使劲摇晃。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来救我!到底为什么!”
    “很疼啊……我怎么……怎么能看……看着你……死呢?”温柔的笑容,几天前的,一模一样。
    “可现在却要我看着你……”感受到怀中颤抖的躯体,他停下所有动作,却愈加紧拥他。“我宁愿……都怪我!”
    “怪……怪我没有告诉你。不……”他拉住他要离开寻找救护车的手,“没有时间了……平……平次,我有话要对你……对你说。”
    “别说了,新一,我都知道。”怀中人呼吸愈加微弱,他不敢低头,“不就是我喜欢你么。我早就知道了。”
    “是……是啊,那么,我……我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你有的,新一 。”他低头深深凝望那略带红晕的苍白脸颊,“你还没有听到我亲自说,我爱你。”
    他低头吻上他冰冷的唇,细细品尝最后一刻的甜美。
    直到最后一抹气息也消逝在他的唇边。
    怀中的脸庞是如此宁静,并且幸福。
    世界突然安静,恍若天地最初的一刻,圣洁无暇。

谢谢你……咦?你不是那个高中生侦探服部平次吗?”中年妇女好奇地打量着帮她拾回皮包的年轻男孩。
    “我是服部平次。只是不再是侦探了。”呐,新一,这里果然是我的地盘哟。
    “真可惜呢。那么你来这里做什么呢?赏樱吗?”
    男孩的脸染上一抹红晕。“是……是来约会的。”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了。”中年妇女掩嘴轻笑,“她一定很漂亮吧。”
    男孩楞了一下,突然绽开了明若星辰的灿烂笑容,“对,非常漂亮!”
    登上空无一人的观景台,翻越过安全栏,麦色皮肤的男孩在高台上坐定,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捧出一方纯黑色的木刻小盒,轻轻放在双腿上。小盒并不大,雕刻着简约却异常精美的花纹,在清晨煦暖的的阳光中,独持着一份庄严与肃穆。男孩的眼中透出一抹神圣的光芒,雕刻它的双手缓慢却仔细地抚摸着,又把它缓缓送入怀中,抱紧。
    “大阪的早晨还是有点冷的。这样就好多了吧,新一。我知道你这家伙一直很怕冷的,虽然你从来都不说。”男孩轻轻叹息。“从来…把什么都埋在心里。”
    “不说这些了,”男孩高兴起来,“你看啊,我实现我的诺言了,这里可是全大阪最佳的樱花观赏点哦。那次你约我来看樱花,我没答应,其实我是想带你来大阪看的,你们东京的樱花怎么能和这里的比呢……”男孩仿佛陷入回忆中,轻笑,“……不过,你那时生气的表情真是可爱呢。”
    “你走了之后,我就不再做侦探了,因为再没有人愿意接我半夜打过去的电话,也再没有人愿意和我比赛推理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笑呢,那你就来骂我吧。”真的好怀念你的那声“笨蛋”啊。
    男孩低头看了看悬空的脚下的深深浅浅的粉红花浪,又抬头看了看高台上的两棵开得最茂盛樱树,继续一个人的对话。“新一,知道这里为什么叫落樱台吗?因为每天到了特定的时候,这两颗樱树会落下很多的樱花哦。我知道你一定会不屑地撇撇嘴不相信。因为你是如此理性的人,可是,如此理性的你怎么会做出那样的傻事呢……”男孩低着头,竭力忍住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所以啊,有些事情不是自然规律能解释的,我们只能相信并接受罢了。”
    一两片花瓣落到服部平次的肩上,他侧头看了看,突然欣喜地喊了出来,“你看,新一,我没有骗你吧!”他低头看了看表,“差不多了,很快就会有人来了。新一,”遥望远处一如他明亮眼眸的湛蓝天空,他温柔地笑了,平静地打开怀中黑盒的锁扣。“在里面不会闷吗,来吧,上天在祝福我们呢,我带你去看樱花。”
    一阵微风卷过,花海深处只剩空空如也的黑盒。樱花雨飘飘洒洒地散落,四向飞散开来,悄悄传播着模糊却坚定的誓言。
     我爱你。
     此生,永世,唯一。


                                                                 <完>

评分

参与人数 1活力值 +5 收起 理由
小扬 + 5 平新啊!!这里的平新文还真的是很少呢,请 ...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Breath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8-7-17 07: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真·BT
832/1500
排名
49
昨日变化
发表于 2008-8-22 12:3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陡然变冷的蓝色眼瞳,服部只有一个感觉:危险!

好女王.好萌T  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21 17: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比较萌平新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4-5 23: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有点虐啊,我觉新一总是哪种为了别人考虑,自己承担一切的人,其实来说平次活下来也不一定能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4-23 22: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惨了吧,明明早已预见,却最终未能改变结局,命运一定要这么残忍么,甚至没让新一听见服部那句‘我爱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7-20 14: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靠。。。。。为什么平新的HM这么多!!!!翻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迈向BT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