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の真实者~快新王道论坛~  
  
查看: 3626|回复: 1

[柯南] 选择性失忆 (赤井秀一X工藤新一) by 一点抹茶

[复制链接]
排名
8
昨日变化
发表于 2016-6-19 10: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该内容以做模糊处理,您需要登录后才可查看. 登录 | 迈向BT
转载
出自原作: 《名侦探柯南》
原作者: 一点抹茶
CP: 赤井秀一/工藤新一
分级: 全年龄(G)
警告: 无警告内容 
特殊设定:  
原文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1401087180?see_lz=1
授权: http://photo30.bababian.com/upload7/20160619/E6AA9B536DB57A79CBAA202BFB7C3F04.jpg
注释说明: 老男人的浪漫才怪!
失忆梗

另:
禁止二次转载!!!!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迈向BT

x
>>>>>>  
  
赤井秀一从病症室走出来的时候工藤新一站在充满消毒水气息的转角的阴影里。

他插着手靠着墙看着赤井秀一和詹姆斯擦身而过的时候脚步有些片刻的停滞,然后他低低的说了什么再接过太熟悉的枪,空气凉凉的缭绕得仿佛虚拟的烟草味从他鼻尖擦过,他看见他额头的白色绷带。

赤井秀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原来的赤井秀一,步伐稳重,神色淡然,黯色的眼收敛着谁也看不懂的自若。

很正常。

所以工藤新一有礼貌却疏离的笑了,当赤井秀一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眼然后再度抬脚路过的时候。

「cool kid,别在意,事情还是有转机的,」茱蒂神色隐约担忧的走过来拍了拍工藤的肩膀,看着少年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个已经隐没于细雨雾色中的男人,对命运这样的安排有些难以理解的头疼,「毕竟医生说秀大部分的记忆还在,还有想起来的可能。」

「我看起来是很在意的样子么,茱蒂老师。」工藤新一与之前笑容弧度极其相似的翘动唇角,瞳孔里却是深不见底的难测,背部挺直不再望着男人离去的方向,「他的大部分记忆还在,起码足够他生活工作拿枪。」

当时工藤新一身上套着的还是赤井秀一的大衣,他带着匪夷所思的自嘲的心态在口袋里抓了半天也只抓住半盒烟,还是浸了雨水湿透了的那种,他的语气平平淡淡的好像这个深重的秋日雨雾中悠然掉下的一片叶子——

「能到这种情况,我已经很感激了。」

是的,赤井秀一的大部分记忆还在,只不过那里面没了一个叫做工藤新一的少年。
所以就注定了工藤新一要开始面对一个从早到晚除非必要否则不曾言语、甚至几乎毫无情绪波动的同居人。

不过运气非常不错的是,赤井秀一从来没有看着他使出FBI的特长来询问,你为什么住在这里,你和我是什么关系。

相对的悲哀,赤井秀一也几乎没有认认真真的看过他一眼。
  
  

>>>>>>  
  
赤井秀一阅人无数。

赤井秀一冷淡如风。

他的成熟稳重抑或孩子气的稚嫩,在赤井秀一面前似乎全部等同于上蹿下跳的小丑,当一个人丝毫没有存在感,也许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个悲剧。

工藤新一盯着窗外因为秋雨而变得湿淋淋的白鸽,听着身后窸窣的报纸翻页的声音,疲劳的阖起双眼,依凭着微弱的声响来分辨赤井秀一看到第几页了。

他们的日子,没有了记忆,原来是这幅模样。

「赤井君,」工藤新一没有睁开眼,只是轻声的念着他的名字,趴在窗台似乎已经困倦得虚弱的,「今天有什么新闻么?」

「没有什么大事。」低沉的声音仿佛藤蔓沿着耳膜钻入记忆深处然后大力收紧,绞住的地方让工藤有些疼痛的不适,他怔怔的张开眼看着那只湿淋淋的白鸽张开了翅膀抖了抖水气又飞走了。

「哦……」

他们的对话就这样结束了。

早就知道赤井秀一的性格如此,只是当他用这一面来对自己的时候,他不太习惯。

工藤新一在挣扎,在同样的空气却不同的成分比例中试图找到回到过去的切入口,却发现放弃温柔太简单,可是想重新找回来却已经太难了,「那明天天气怎么样呢?」

「没有雨了,阴天。」报纸阖上了,他知道赤井秀一站起来转身离开,这个时间应该是该到到FBI总部工作了。

「明天……」工藤新一忽然觉得有些不知从何而来的酸涩,他从窗台上抬起身子坐直,一直望到很远的地方,「我是不是该离开了……」

回应他的是门被阖上的声音。

赤井秀一上班出门的点数,向来精确得分秒不差,哪怕是多这么一句话的时间他也不会等。
屋子里静悄悄了很长一段时间,秋雨淅淅沥沥的在屋檐上蜿蜒婀娜,工藤新一转了头望着门, 动作缓慢而僵硬的站起来,似笑非笑。

他想,老天给他拿来争取的时间已经到了尽头了。

再此之前,他也许输掉了爱情和时间,可是他却不能连最后的尊严都丢掉。

>>>>>>  
  
曾经爱,并不爱,是否爱,爱非爱。

他甚至已经无法判断赤井秀一的悲喜。

有时候他会忽然间的羡慕从前的工藤新一,因为在他现在一无所有的时候才发现,从前的他曾经拥有了那么多。

可是他却依然无法说他已经不爱他了,只不过希望时间能帮助自己遗忘那些注定被遗忘的记忆,没有轰轰烈烈的大喜大悲,就这么平静而平凡的度过余生。

这日确实如赤井秀一所说没有下雨,天色阴郁黯淡无光。工藤新一较以往起得很早,他拎着简单的行李袋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赤着脚踩着地板生怕发出什么声响,却发现赤井秀一已经很罕见的盘腿坐在客厅的角落里擦枪了。

两个人有些面面相觑仿佛尴尬的没有对话,赤井秀一同样很罕见的望了他和他的行李袋半晌又低下头去摆弄瞄准镜,极其爱惜的样子。
      
「要去哪?」

工藤新一忽然很想翻着白眼笑着说原来你到这种时候才会先开口和我说话,但是又有点担心自己会笑出恨意,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没笑,耸了耸肩干脆的又迈了两步走到他面前,「回日本。」

「什么时候回来?」赤井秀一转了转瞄准镜,心不在焉。

工藤新一沉默了一小会,仿佛开朗的笑起来,眉眼弯弯的,眼眸仿佛已多年阴鹜的天空忽然的晴朗,「不回来了。」

他觉得自己够潇洒够随性,足够让人崇拜,却终于哭笑不得的发现,在他人生失恋的最后,原来还真的是赤井秀一技高一筹并且让他佩服到底,让工藤新一活了快二十年真心实意的想抓狂的咆哮,因为赤井秀一在沉默了半晌以后慢条斯理的说——

「那么你要记得带护照,否则被扣押了我还得去接你。」

「……」

工藤新一唇角难以抑制的抽搐指关节收紧抓着包带子以免自己想动用暴力,一字一顿的他觉得自己被激怒了,「你放心,我带了,我走了绝对绝对不会再回来。」

赤井秀一是真真正正的让他愤怒了,即使想不起来从前的事情,也不至于在这种时刻摆出这样的嘴脸。

工藤新一捏紧行李袋然后干脆的转身不再回头,他握住大门手把听见赤井秀一不紧不慢的声音——

「恩,不过你开门要小心——」

话音未落他才将门开了小半来不及消化这句话的意思,就感到两颗子弹擦过他的头顶,工藤下意识的迅速将门阖上然后快速的后退直到失去平衡,看着子弹穿过铁门陷入地板里一个一个的坑。
  
  

>>>>>>  
  

工藤新一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他更倒霉了吧?

自己的情人因为撞坏了脑袋选择性失忆,什么都没忘甚至还记得喝茶要丢几片茶叶,却唯独不记得他,然后他就自己厚着脸皮外加自作多情的在这个全身神经都失调的男人家里住了这么久,到了要走的一天了这个男人还看着他说你要记得带护照,更想不通的是现在连开个门都要被人用子弹挡回来,还丢脸的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个世界上想杀他的人很多,他也都可以理解。

只是现在用这种丢脸的手法杀一个失恋的人,这人也太没有正义感了。

工藤新一惊魂未定的坐在地板上愣愣的望着地板上子弹打出的洞,赤井秀一仍旧在一旁调整瞄准镜,连姿势也没有变过一下的,「都已经和你说了开门要小心了。」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工藤新一顿时觉得本来以为无牵无挂大气凛然的内心迸发出名叫愤怒的火炎,他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摔痛的肘关节,「赤井秀一你想干嘛?外面有狙击手你干嘛不——」

玻璃碎裂窗户彻底**,更多的子弹割破静谧凌空而来,逼得工藤话也说不出来,再度狼狈的后退闪躲,然后不得不在地上滚了两圈躲到墙角,这一折腾下来虽然没有受伤,但衣袖上已经险险地开了几道口。

「我们只是在执行任务,」赤井秀一放下手中正在整理的枪械,伸直了长腿靠着墙慵懒的样子,「因为无法估算犯罪者的位置,但是他们想要取FBI的性命这点却可以利用,我们得到消息说今天会来狙击我,所以特意在家里等着他们,他们开枪开得越多,茱蒂他们就越容易发现他们的位置然后实施抓捕。」

「混蛋,那万一你真的被狙杀了怎么办——」

「你难道没有发现我坐的地方一直在墙角么?这里是射击的死角,他们找不到目标自然不会贸然射击,倒是你一直走来走去暴露在他们的枪口下。」

工藤新一盯着他很久,看着赤井秀一黯色的眼波澜无惊的也望着自己,伴随着沉默那股愤怒开始化成吞噬一切的幽怨,「他们贸然射击得越多FBI就越容易找到他们,所以你看着我在这里走来走去当个活靶,然后你们就好抓他们,最好我再被他们打得稀巴烂,这样你们就更加有证据了。」

也顾不上角度的问题,工藤直接站起来拍拍裤子大步走到赤井秀一身边,然后干脆的坐在下来,笑得诡异而嘲讽,「真是一个好计策啊,赤井秀一。」

「所以你最好不要回日本去,那些人的枪法和你的反应我很清楚,那几枪也伤不了你,只是没想到今天你能起那么早,往常你都睡很久。」赤井秀一深邃的眼里似乎有了笑意,身手似乎想替工藤拍拍肩膀的灰却被工藤一手挥开。

「我睡到什么时候管你什么事,赤井秀一我问你,你不记得我了对吧?」工藤新一跪坐起来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愤怒过了,「所以我一起怎么欺压你怎么指使你你也不记得了吧?所以我们之前也没有什么血海深仇?」

「的确没有。」赤井秀一轻阖起眼,仿佛轻松也仿佛并未放在心上,笑意犹存的将手中的零散的枪械开始重新组装。

「既然我们没有血海深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就算我之前有烧掉你几个厨房,你堂堂FBI精英王牌也不至于这么小心眼斤斤计较吧?」工藤觉得他的理智也被刚才那阵猛烈的枪林弹雨击毁了,他忘了彼此是否仍然熟稔地伸手捏住赤井秀一的脸,拉出诡异的脸型,「还有,既然你本来就三百六十五天同一张脸,现在你有什么好笑的?赤井秀一,既然你那么英明神武坐在射击死角那我现在也坐这里,我死了你也肯定跑不了,要死也不会让你有那变态的优越感。」

一口气下来工藤新一觉得他赢了,因为赤井秀一将枪装好了之后,才缓缓的说了一句,「这是个好想法。」

虽然完全是一副束之高阁高深莫测还很期待死在一起的样子。

然后工藤新一病态的觉得非常的愉快,他靠着赤井秀一坐着,然后更加贴近了一点,因为早起他倒反开始觉得困了。

他好像忘记赤井秀一已经选择性失忆了。

>>>>>>  
  
他和赤井秀一坐在一起,竟然觉得病态的满足和温暖。

哪怕他们活在刀林箭雨里。

「你狙击成绩不错的吧?」直到赤井秀一说了这句话,工藤还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里,他抬起有些惺忪的眼说了一句,「你之前说的,还行。」

「把它穿上,我左你右,茱蒂他们已经定位了,接下来我们开始回击吸引犯罪者的注意力然后茱蒂他们好出击。」

什么东西被丢在自己脸上,然后手里被塞进了一把很重的枪,工藤将罩在脸上的衣服拉下来,看见赤井秀一已经拿着枪贴着墙站起来了,而他手里的是一件防弹衣。

「怎么了?我们不能再在墙角了,必须出去寻找有利地形开始反击,如果你害怕可以在这这里等我。」赤井秀一调整了狙击枪的位置,面色是熟悉的冷峻中带着微弱的戏谑。

「不是,这个防弹衣为什么只有一件?」

工藤攥着防弹衣,视线紧紧捉住赤井秀一不肯离开,直到看见男人的眉头皱起来,「因为事情很危急,本来他们的意思都是先把你送走,只是我没有这样做。」

「……」工藤抿紧了唇试图说什么却发现自己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然后赤井秀一就已经无暇顾及他地沿着窗边开始还击。

「你负责那边的,发现敌人全部击毙。」

工藤新一愣怔的抱着狙击枪看着赤井秀一在子弹横飞的世界里躲避,在这一刻他忽然觉得一切都恍如隔世。

「怎么,觉得我很残暴了?」

赤井秀一解决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已经听不到对面来的枪声了,工藤新一苦涩的笑了笑,有些自嘲,无论如何,赤井秀一已经再不是他曾经认识的模样了,「不是,只是有些不习惯,以前你都和我说尽量抓活的。」

「情况不一样吧,今天的这批犯罪者是不允许你心软的,FBI下了最高级命令,一旦交火务必全部击毙,以前和你说的只不过是对付一些小歹徒罢了。」

「恩……」工藤扣下了扳机看着对面楼顶的人倒下的越来越多,这种干脆的做法他可以理解,可是却忽然间觉得不太对劲,赤井秀一刚才说……

「以前和你说的只不过是对付一些小歹徒罢了……」

以前……

工藤忽然恍惚了片刻,然后是铺天盖地的惊喜,「你想起——」

温暖的怀抱覆盖下来压低了他的身体,他感觉子弹险险的擦过头顶,传来赤井秀一的声音,「没有教过你狙击战的时候不要分心么?」

「你要是死了我真的会很麻烦。」赤井秀一趴在工藤身边,开始替他清扫这边的敌人,「你一死我的罪名就太多了,有人会说我只是因为被烧掉几个厨房就小心眼的斤斤计较还顶着三百六十五天都一模一样的脸,我会很冤屈。」
     
那一刻工藤新一真的觉得他张着嘴被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很傻。
  


>>>>>>  
  
   
枪战过后的居民楼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弹孔的痕迹,FBI在混乱里四处忙碌,很多围观的人群让现场有些混乱。
   
「所以其实你想起来了?」

工藤眯着眼带着些许隐藏的威胁盯住赤井秀一的脸,经过这一折腾工藤心里所有的平静和坦然都消失不见了,他的心底只剩下天人交战如果赤井秀一说是早就想起来了,那么他是应该给一拳还是直接一枪给毙了比较能出气。

「也不是,只是断断续续的有一些画面,自己再稍微发挥想象力就可以连起来,」赤井秀一将身体贴近工藤,逼迫着他贴着墙壁,因为贴近气息暖暖的落在工藤的颈侧,「起码我记得,我还有半盒很喜欢的烟在那件大衣的口袋里。」

「切,早就潮了,早被我丢了。」工藤挂着半月眼不太自在的撇开头避开赤井的眼光,手指在口袋里悄悄的捏了捏那个已经快被捏扁的烟盒,「话说回来,你们FBI这次任务没有伤及街坊邻居吧?」

「恩,已经提前全部分批疏散了,在你早早就睡下的这些晚上。」

「……那你为什么不连我一起疏散了,难道你真的准备拿我当活靶——」工藤后脑勺也贴着墙脸颊在升温,他觉得赤井秀一再这样靠近他真的无路可退了。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起来……」赤井秀一略微粗糙的指腹掐住工藤的下巴,黯色的瞳孔闪烁着戏谑的光,「想起来在什么时候有人和我说,如果在危机的时候,敢把他一个人送走的话,我就死定了之类的话,所以我为了活命不得不留一个碍事的人在身边。」

「赤井秀一我真的觉得当时你摔着脑袋就应该摔死或者摔成个智障免得你现在在这里让人生厌……」

「……」

「茱蒂,我们需要工藤先生来做份笔录……」

带着眼镜斯文彬彬的男人困惑的推了推眼镜,看着角落处匪夷所思的一幕,他也分不清FBI的王牌和那个东方少年究竟是在斗殴还是在调情,可能因为对这一景象有些消化不良拿着表格的手有些抖。

「放着吧,一会给秀就行了,现在不用过去打扰。」茱蒂拍了拍已经像是活见鬼的同事,再看了看角落里已经在接吻的情人,扶着额头叹了叹气,然后捡起地上的那个工藤的行李袋,打开来看见一本被子弹打得千疮百孔稀巴烂的护照。

额头爬满黑线,眼前仿佛可以看到赤井秀一是如何利用这个包来挡来往的子弹的,茱蒂哭笑不得的将那个已经彻底报废的日本护照塞回袋子里,同时再度同情了一下她很欣赏的cool kid。

「把他的护照打烂成这样让他回不去,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至于笔录什么的,相信今天晚上他会好好的问清楚吧,只不过是在床上而已。
  
  

【FIN】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8狂·BT
1500/5000
排名
4
昨日变化
发表于 2016-12-13 23: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竜堂续 于 2016-12-13 23:43 编辑

帅帅辛苦啦xd
就算和再了解的人在一起恋爱也真的不能靠猜,心有灵犀是很妙但沟通最重要啊!
新一差点又钻牛角尖了,多信任你们的感情,就算忘干净了那就让他再爱上你一次~
秀一拿枪的样子帅得合不拢腿,可护照打得这么烂你也是真小气2333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迈向BT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