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の真实者~快新王道论坛~  
  
查看: 549|回复: 0

[快新] 当我们分手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复制链接]
1菜鸟
9/10
排名
12
昨日变化
发表于 2017-7-11 22:4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该内容以做模糊处理,您需要登录后才可查看. 登录 | 迈向BT
衍生
原作者: 越简善
CP: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分级: 限制级(R)
警告: 无警告内容 
特殊设定:  
注释说明: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迈向BT

x
本帖最后由 越简善 于 2017-7-12 18:18 编辑

【快新】当我们分手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cp: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全文通用bgm:刘若英《亲爱的路人》

私设如山



工藤新一记得分手那天天气很好,天边启明星升起,晚霞半落,层层叠叠的云流动着橙黄的、玫红的光彩,凝固在天空中不动。直到蓝紫色温柔地包裹住天边延伸过来的明黄,如钩的月盈盈,把他拉到僻静小巷却一言不发的黑羽快斗才说了第一句话。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很茫然,这是黑羽快斗第二次连名带姓地喊他。

“我们分手吧。”黑羽快斗语气严肃,表情难得的认真,湛蓝的双眼看着工藤新一的眼睛,然后又错开目光。

工藤新一盯着黑羽快斗,半晌才反应过来,他不是开玩笑的。怎么就分手了呢?他心里有些迷茫,难道是自己沉迷福尔摩斯让他不开心了,还是他觉得自己有个青梅竹马这件事很危险?或者是……他懒得想了。工藤新一看了一眼手表,发觉已经七点了,也就是说他们在这里站了一个小时。

“哦。”

最后工藤新一还是没有说什么挽留的话,他冷淡地表示知道了之后转身朝工藤宅的方向走,准备回去吃晚饭。



黑羽快斗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喊工藤新一,是在表白的那一天。

事实上直到他们考入同一所大学、而且非常巧地分到了同一间宿舍之后工藤新一才知道,黑羽快斗就是他关注许久的怪盗基德。这件事是在一个宿舍聚酒,众人酒醉的夜晚,黑羽快斗亲口告诉他的。

那天晚上工藤新一喝了三瓶,已经醉了一半,同寝的另外两个男生已经躺在床上睡过去了,工藤新一还勉强保有一丝理智,而只喝了一瓶的黑羽快斗镇定地坐在窗前,望着如钩的月亮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工藤新一起身,准备去打一盆水擦擦脸然后睡觉,刚走了几步就被黑羽快斗拉住。

喝了酒的黑羽快斗原本白皙脸微微有些发红,眼睛亮晶晶的,跟工藤新一相似的面容在他面前放大了好几倍。工藤新一吓得酒醒了不少,然而身体还是反应迟缓。他愣愣地看着黑羽快斗,黑羽快斗也愣愣地看着他。

良久,工藤新一刚想甩开黑羽快斗去打水,就被黑羽快斗一句话吓得酒全醒了。

黑羽快斗说:“小侦探,我就是怪盗基德哦。”

啥玩意儿???工藤新一当场懵逼了。他不可置信地上下打量着黑羽快斗,看他神情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再想想怪盗基德的身形、声音,以及没有被帽子与单片眼镜盖住的脸……

工藤新一立刻要揍黑羽快斗,然后被黑羽快斗按住了。黑羽快斗笑得非常开心,全身上下都在抖,乱七八糟的头发在工藤新一看来更乱了。他边笑边说道:“我开玩笑的啦,工藤新一你怎么这么傻?我说你就信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工藤新一更想揍他了。

黑羽快斗突然就不笑了,他用严肃的表情看着工藤新一,语气轻柔地问道:“怎么样,酒醒了没?”

工藤新一诚实地点点头,然后一拳打在了黑羽快斗脸上,头也不回地出了宿舍门。刚打开门他就觉得脚底下有些不对劲,低头一看一条软绵绵的鱼抱枕。

哦,这不是那个肥宅带来的咸鱼抱枕嘛。工藤新一蹲下去把它捡起来,准备扔回肥宅的床上,回头就看见黑羽快斗死死盯着他手上的咸鱼抱枕,神色惊恐,抖得比刚才笑的时候更厉害。

“你是不是……怕鱼?”工藤新一朝黑羽快斗晃了晃咸鱼抱枕,看见黑羽快斗哧溜就上了他的床,笑得非常灿烂,然后他就把本该回到肥宅床上的咸鱼抱枕丢到了黑羽快斗的怀里,心情愉悦地离开宿舍。

迎面撞上了宿管阿姨。

第二天早上眼底下两个黑眼圈的黑羽快斗冷漠而哀怨地瞪着工藤新一,而工藤新一以毫不在意的姿态应对。两位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的舍友觉得自己可能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比如说昨天晚上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来了一炮,看样子黑羽快斗还是下面的那个。

虽然后来的事实把他们的脸打得啪啪响就对了。

肥宅同学看着自己被捏得弯弯曲曲的咸鱼抱枕,心疼地抚摸着它,然后语气凶狠地问道:“谁干的?!”

罪魁祸首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非常默契地指向了无辜的吃瓜同学。

吃瓜同学瑟瑟发抖:“我不是……我没有……”被肥宅同学一声怒吼打断:“这是我女神高中毕业的时候送给我的!!!你居然敢搞它!!!”

黑羽快斗咳嗽一声,溜出了宿舍。工藤新一紧随其后。

虽然说黑羽快斗再三表示那天晚上他说自己是怪盗基德这句话是开玩笑的,只是想给工藤新一醒酒而已,但是工藤新一还是开始关注起黑羽快斗的动向,包括黑羽快斗今天上了哪些课,课后去了哪些地方,找了哪些人,有时候碰到两个人共同选修的课程,工藤新一还会记下黑羽快斗的小动作,比如因为课程太过无聊变了一些小魔术,记了笔记,小声反驳教授讲的内容。

到了后来事态就发展成工藤新一更关注黑羽快斗跟哪些女孩子说话了,又给哪个失恋的姑娘变了魔术逗她开心。起初工藤新一觉得这只是为了证明黑羽快斗是不是怪盗基德而做的调查,当肥宅同学分享了某文章之后他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黑羽快斗。结论是好像是。

当时工藤新一的内心是非常复杂的。他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女孩子,即使不是毛利兰那种温柔可人(不对她好像很能打)的类型,也得是个女孩子吧,不然之前对兰那种莫名的心动是怎么回事,然后他想起来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做双性恋,顿悟。

所以说啊美酒误人。

那段时间工藤新一在没有课的时候都待在宿舍里,苦恼地分析自己向黑羽快斗表白成功的可能性,或者黑羽快斗喜不喜欢自己,直接忘记了“黑羽快斗是怪盗基德”这个命题。

直到怪盗基德又出来作妖,工藤新一被目暮警官叫去当苦力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这件事,所以在怪盗基德预告的时间前五分钟,他给肥宅同学打了一个电话,询问黑羽快斗的下落,得到的答案是黑羽快斗不在宿舍,说是出去撩妹了。

工藤新一觉得这可能是个巧合。黑羽快斗离开宿舍的理由令他有些生气,然后就到了怪盗基德预告好的时间。

像往常一样,怪盗基德还是把宝石归还给了铃木次郎吉,两人在天台对峙。怪盗基德把宝石扔给工藤新一,转身便要打开滑翔翼离开。工藤新一来不及多想,大喊一句:“黑羽快斗!”

怪盗基德顿了顿,警觉地朝四周看去,然后转头问道:“嗯哼,小侦探,你的帮手?”

我就该知道是这样的结果的。工藤新一翻了个白眼,说道:“不是,我的一个同学,他自称是你。”

怪盗基德若有所思。天台的门被中森警官一脚踹开,一声枪响,怪盗基德已经离开了天台,消失在了重叠的建筑物中。

可恶,又被他逃走了!工藤新一心里懊恼,把钻石还给铃木次郎吉,匆匆坐上车准备回学校。

回到宿舍工藤新一刚想问黑羽快斗去哪儿了,就看见黑羽快斗躺在他的床上睡得很熟,完全不像刚从空中回来的样子,肥宅正在和吃瓜打游戏,看见工藤新一只是淡淡地打了声招呼,继续沉浸在虚拟世界中。

工藤新一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搞什么嘛,还真的是给自己醒酒的玩笑话。他有点郁闷,但是并没有意识到这种郁闷是代表着什么。洗漱完之后他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的黑羽快斗,开始纠结是一巴掌把他打醒还是一脚把他踹醒还是把他叫醒,还没等他纠结完黑羽快斗就睁开了眼睛,像是睡懵了的样子冲着他眨眨眼,打了个哈欠坐起来。“新一你回来啦?哎呀不好意思刚刚太累了就不小心认错床了。”

工藤新一看他那个样子,突然就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个人。

他绝对不是自恋!

黑羽快斗起身想要回自己床上去睡,被工藤新一拦住。工藤新一是看他睡挺久了,被窝都热着,要是回他床上去睡还得再热一遍多麻烦,又突然想起黑羽快斗为什么会累到认错床,怒从中来,不管是当怪盗基德去了还是撩妹去了,工藤新一都有点气,于是他放下拦住黑羽快斗的手,转而把他扔向他的床。

我呸,我的床还让你睡吗???

一旁被扔懵逼了的黑羽快斗看着工藤新一倒在床上,把被子盖在全身的样子,突然就不对自己被赶回来这件事感到难过了,他兴奋地想着新一是不是吃醋了哎呀什么时候结婚呢孩子要姓工藤还是姓黑羽要不然就养两个吧各随我们姓……然后被一条咸鱼抱枕吓得差点儿昏过去。

肥宅同学绝望地看着自己饱受摧残的抱枕,声音微弱:“工藤同学,你可以照顾一下我的……”后半截话被扔过来的枕头堵了回去。

今天的我跟工藤新一同一个宿舍也处在危险之中呢。

第二天早上黑羽快斗早早起来,工藤新一想找他问话都没办法。这一整天黑羽快斗像是躲着他一样,在路上远远地看见他转身就跑,中午工藤新一在食堂蹲点蹲到上课也没看见黑羽快斗,黑羽快斗甚至请了一天的假,晚上回宿舍,工藤新一问消息比较灵通的吃瓜,吃瓜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只是说黑羽快斗好像在准备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表白仪式。

我靠。工藤新一躺到床上,感觉枕头上搁了什么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张他非常熟悉的预告函,内容简洁明了:“晚上十二点,宿舍楼楼顶。”右下角是一个辨识度极高的欠揍的画像。

所以说黑羽快斗真的是怪盗基德?工藤新一立刻反应过来,不禁佩服起黑羽快斗的演技,原来那天晚上那句话不是开玩笑的。不过,黑羽快斗把他的身份告诉他,又有什么含义呢?工藤新一百思不得其解,决定等见到黑羽快斗本人的时候再问。

好不容易熬到了午夜十二点,工藤新一悄悄打开宿舍门,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肥宅和吃瓜,尽量保持不发出声响,小心翼翼地踏上楼梯。宿舍楼楼顶视野开阔,站在楼梯口就可以看见楼顶中央一个白色的显眼人影。

今晚月色很美。工藤新一不知怎的想起了这句话。但今晚的月色是真的很美,似乎是满月,皎洁的月光落了一地。月光下他的舍友、魔术师先生、人尽皆知的怪盗基德安静地站在那儿,似乎等了很久。看见工藤新一来了,黑羽快斗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他一步步向工藤新一走近,而工藤新一没有后退,只是定定地站着,似乎在思考他又要玩什么花样。

这次不是花样,是真诚的、一览无遗的爱。

黑羽快斗走到工藤新一面前。他看着工藤新一有些紧张的脸,伸出手,指尖忽然出现一朵蓝色的玫瑰花。

工藤新一恍惚看见了曾经遇见过的一个小男孩。

那是他七岁的时候,跟着父母去江古田,不小心在公园与工藤夫妇走散了。他只好站在原地等,却看见了一个跟他长得很像的男孩子经过。那个男孩也看见他了,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工藤新一,自来熟地上前对他说道:“你是不是走丢了啊?我看你不像是这里的人。”

工藤新一皱了皱眉头,不情不愿地接受了走丢了这种说法。

男孩子想了一会,突然提出要给他变个魔术。工藤新一对此并不感兴趣,早在他发现自己可以轻易解出魔术手法的时候,他就对魔术不感兴趣了。然而当男孩变出一朵蓝色的玫瑰的时候,他还是被吸引住了。

那朵玫瑰,很好看。

工藤新一心里一动,刚想问男孩叫什么名字,男孩就被他妈妈叫走了。

现在想起来,估计就是黑羽快斗了吧,原来那么早之前,他们就见过了。

黑羽快斗不满地看着走神的工藤新一,真是的,这种有重要意义的时刻都能想别的事情,还真是……他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没办法,他就是喜欢工藤新一。

黑羽快斗牵起工藤新一的手,用一个亲吻唤回了工藤新一。工藤新一回过神来,瞪着黑羽快斗:“怪盗基德?你想干什么。”

“想干你”这三个字在黑羽快斗嘴边呼之欲出,兜转了一圈还是回到了他心里,他可不想死在这儿,最终他说:“想你。”

语言文化博大精深,去掉一个字气质截然不同。

然而在工藤新一看来这都是耍流氓的表现。他表面沉着镇定,冷漠地表示听见了,内心却掀起了万丈狂澜。黑羽快斗显得很委屈,他扯了扯工藤新一的衣袖,与工藤新一贴得更近了一些:“你看我忙了一整天,还熬夜熬到这么晚,你就这样的反应?”

讲得好像你以前没有熬夜熬得更晚一样。工藤新一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他看向四周,说道:“不是吧,这就是你说的‘忙了一整天’?”

提起这件事黑羽快斗就来气,他本来准备的是非常华丽的一次告白仪式,结果宿管阿姨趁着他去买戒指的时候把所有东西清理干净了,当时也没有什么时间给他重新布置,只能这么寒酸了。不过,工藤新一居然这么在意这种东西?

想到这儿黑羽快斗又笑得很开心了。“你放心新一,我以后给你补一场更大一点的。”

这人怕不是有毛病吧。工藤新一的第一想法是这样的。“你说的更大一点是多几朵花吗?”

黑羽快斗讪笑,然后取出他好不容易翻墙出学校买到的东西,盯着工藤新一的眼睛认真道:“所以说,工藤新一,我的大侦探,你愿不愿意……”他的喉结紧张地滑动了一下,接着说道,“你愿不愿意,做我的……恋人?”他实在是不敢把“女朋友”这三个字说出来。

其实蓝色玫瑰出来的时候工藤新一已经猜到黑羽快斗要干什么了,但是当黑羽快斗亲口说出这句话时,他还是很惊喜。黑羽快斗直盯着他,把工藤新一表情的变化都收入眼中,心里直打鼓,害怕工藤新一就这么拒绝他,然后转头就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警方。

这回可是赌大的了。

当黑羽快斗已经紧张到怂想要说“这只是一个玩笑而已”的时候,工藤新一终于给出了答案,他的表情好像无所谓,耳朵尖却在冒红。“好……啊。”

黑羽快斗感觉一千只鸽子在他心里飞起来了。

工藤新一说道:“不过……你得把帽子摘下来。”

“你不是已经猜到我是谁了吗?”黑羽快斗耸耸肩,把戒指套上工藤新一左手的小指。

“摘不摘?”

“好好好我摘我摘。”黑羽快斗叹一口气,把25cm的礼帽取下,“大侦探,这下满意了吗?”

工藤新一打量着他,心里夸赞黑羽快斗穿这一身真好看,表情却毫无变化:“嗯……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去找目暮警官了。”

“什么?!”黑羽快斗一惊,立刻握住工藤新一的手腕把他拉回来。工藤新一本来也只是开个玩笑,被黑羽快斗这么一拉,转身对上他的脸。楼梯间到楼顶之间有一个门槛,非常巧,工藤新一被它绊倒了,更巧的是压在了黑羽快斗身上。

对,言情小说里的片段。工藤新一的嘴唇碰到了黑羽快斗脸上,他被这个意外弄得有些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黑羽快斗按住头,毫无防备的唇瓣被含住,黑羽快斗轻轻吮吸着渴慕许久的人的嘴唇,空着的那只手伸向工藤新一的衣服下摆。工藤新一一惊,下意识便要喊出来,却遂了黑羽快斗的愿,一只灵巧的舌头伸进工藤新一的口腔,滑过上颚,领着他的舌头共舞。

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工藤新一的嘴角划下,滴落到黑羽快斗的脸上,两人全然不觉。黑羽快斗又将工藤新一抱紧了一些。直到工藤新一喘不过气,努力挣扎开的时候,这个吻才结束。工藤新一脸颊微红,唇色红润,喘着气,冷冷地瞪着黑羽快斗,但这个表情在黑羽快斗看来带着几分挑逗的意味,他忍不住又凑上去,想再占一些便宜,工藤新一已经站起来了。他拍拍衣服,嘴唇紧抿,愤愤道:“我明天就去找目暮警官他们!”说罢就转身快步离去,转身前黑羽快斗似乎在他脸上见到了一抹可疑的红晕。

黑羽快斗坐在地上,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突然笑了起来,越笑越傻。信工藤新一那句话才有鬼!他才不相信自家侦探会这样出卖他。



跟黑羽快斗交往之后工藤新一发现自己的生活变得越发令人烦躁起来。首先是每天早上五点早安吻。本来他都是六点起床的,然而每每天刚亮时,黑羽快斗就会悄悄起床,凑过来占工藤新一的便宜,有时候是眼睛会被吻得湿漉漉的,有时候是脸颊,更过分的时候就是嘴唇。

黑羽快斗表示因为六点的时候吃瓜同学会跟着起床。工藤新一对于这件事非常生气,甚至认真考虑过要不要分手。

哦,值得一提的是后来他被全套《福尔摩斯探案集》精装版打消了这个念头。

肥宅同学和吃瓜同学都不知道这件事,他们只是奇怪这两个人怎么突然好了起来。吃瓜把此解释为他们看上了同一个妹子,而见多识广的肥宅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他觉得他们直男宿舍里出了两个叛徒。

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和平成年代的鲁邦交往了三个月,三个月内没人对他们的关系感到好奇,你去问小泉红子,她都会说“啊,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不是好兄弟吗?”

由此可见他们的演技有多高超。

就连黑羽快斗作妖的时间都会提前那么几个小时,因为工藤新一表示再让他熬夜就分手。相应的,工藤新一也会放放水,让本来可以抓住的自家男朋友顺利逃脱。

然后就到了假期。

黑羽快斗消停了将近半个月,没给工藤新一打过一次电话,发过一次短信,连宝石都不偷了。工藤新一乐得清静,但心中总有隐隐的不安。

直到樱花盛开的时候,黑羽快斗才打来了假期第一个电话。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傻子”二字时工藤新一很高兴,他没把黑羽快斗的来电设置特别的铃声,只能靠傻子认人。工藤优作茫然地看着接到电话突然兴奋起来走到房间里的儿子,与妻子面面相觑。

工藤有希子拍拍他的肩:“恋爱啦,别管他。”

于是工藤优作继续低头看书。

工藤新一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才按下了接听键,用镇定得过了头的声音说道:“喂?”

电话那头传来黑羽快斗兴奋的声音:“新一!你今天有约吗!”

工藤新一想了想,昨天毛利兰和铃木园子约他去看樱花被他拒绝了,老爸老妈要过二人世界他也懒得待在家里,好像真的没什么人找他。“没有啊。有什么事情吗?”

“那我们去看樱花好不好!”黑羽快斗更加兴奋了。

工藤新一唇角上扬,刚想回答“好啊”,就听见黑羽快斗又说道:“我听青子说今年樱花开得特别好看!”

……中森青子啊。工藤新一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黑羽快斗自顾自说道:“那我在学校门口等你哦!”

“不好意思,我突然有约了,再会。”工藤新一冷漠地对着电话说道,然后不管黑羽快斗又说了些什么,直接挂了电话,回到客厅。

工藤优作看着接完电话之后虽然笑得很灿烂但气压明显低了下来的儿子,再次看向工藤有希子。工藤有希子若有所思,对着工藤优作小声说道:“可能是分手了。”

工藤优作投去一个同情的目光。

……喂喂我可是都听到了哦我可没有分手!不对现在这样子好像是我单方面在冷战?那就是离分手不远了是吧……想到这儿工藤新一的气压更低了。

最后工藤新一还是选择抓起外套去学校门口等黑羽快斗。就算隔着五百米远他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学校门口,连一片落叶都没有。

什么嘛。工藤新一郁闷地靠上墙,拿出手机点开通讯录,手指在备注为“傻子”的号码上犹豫不定,到底要不要打给他呢?不行这样不是显得我很毛病,我不要面子的啊,但是如果我一个人站在这里又显得我很傻,还是打给他算了,可是到时候他拿这个嘲笑我怎么办那我不是很尴尬……

在内心的无限纠结中,工藤新一顶着风站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决定要不要给黑羽快斗打电话表示自己在等他。

靠,不等了。当工藤新一终于下定决心(其实是手滑)拨出号码并且被告知“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时,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直到夜晚降临,黑羽快斗都没通过任何方式给他一个解释。工藤新一烦躁地翻着书,想着要不要分手算了。
到最后工藤新一干脆盯着墙上的钟的秒针转动,十点一到就上床睡觉。他从来没这么嫌弃过秒针转动的速度这么慢。秒针还有六十个格子没有经过时,工藤新一房间的窗户发出一声响动,像是什么东西撞上了玻璃。
工藤新一转头看去,一只白胖的鸽子正在撞窗户。他起身打开窗,那只鸽子没有反应过来,往他的怀里撞去。
……好痛。
工藤新一撇撇嘴,把鸽子放到桌上,取出绑在鸽子腿上的纸条,先在心里表示对黑羽快斗把鸽子养得这么肥还傻这一举动的不满,然后深呼吸,严肃地打开纸条,上面只有三个字:“看外面。”
啥玩意儿???工藤新一走到阳台,俯身看向街道,看见一个戴着白色帽子的人站在他家门口,冲他笑得非常开心。
黑羽快斗看见工藤新一,摘下帽子冲他挥了挥,刚想大声表达自己对他的思念,就被工藤新一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工藤新一看了看楼下客厅窗户透出的光亮,开始寻找还有哪些地方可以让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出门。黑羽快斗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顿悟工藤新一在担心什么,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正当工藤新一试图跳楼时,黑羽快斗已经翻过了工藤宅的墙,爬上院子里的树,朝着半条腿跨在栏杆外面的工藤新一招手,“嘿新一!”
工藤新一被他这么一吓差点儿摔下去,然后传来了三声敲门声和工藤优作的声音:“新一?我可以进去吗?”
卧槽???!!!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齐齐向房间门口看去。工藤优作打开门,看见自己像是要自尽的儿子,一脸懵逼,再往远处看就是蹲在树上更加懵逼的黑羽快斗。一时间场面极其尴尬。三人面面相觑。
工藤优作“砰”地一声关上门。黑羽快斗立刻趁此机会向工藤新一招手:“新一,你跳过来!我会接着你的!”
工藤新一坚决地收回脚,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坐在桌前假装很认真地看书,还特别仔细地检查了一下书有没有拿反。
工藤优作再次打开门,发现工藤新一正在看书,听见开门声工藤新一转过头,他的表情非常镇定,带着些茫然:“老爸?有事情吗?”说完这句话他忍不住在心里为自己喝彩,演技巅峰,绝对是这辈子的演技巅峰。
工藤优作说道:“我看你刚刚要跳楼?”说着他拉开窗帘,看向窗外的树,“刚刚树上是不是还有一个人?”
“啊,那个……”工藤新一立刻开始想借口,最后还是用了最拙劣的一个,“嗯,你可能是看错了吧……”
“是吗?”工藤优作皱起眉头,仔细打量着树,试图找出上面曾经蹲着一个人的痕迹。
而黑羽快斗,小心翼翼地缩在树叶和枝干间,尽量做到不暴露自己。听着房间内工藤新一和工藤优作的对话黑羽快斗真是一头栽下去的心都有了,他可是工藤新一的正牌男友诶!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登堂入室啊!为什么要选择翻墙!!!
对哦。他可以光明正大地登堂入室啊。黑羽快斗恍然大悟,听到房间内传来关门的声音后他跳下树,抬头向工藤新一递去一个充满信心的眼神,整理了一下有点乱的衣服和根本整齐不起来的头发,昂首阔步向工藤宅大门走去,敲响了门。
工藤新一从来没有这么想揍黑羽快斗。他惊恐地看着黑羽快斗进了自家门,然后楼下传来工藤有希子开心的声音:“新一!你的同学来啦!”
这是怎么从新手村跳到boss关的???工藤新一宁愿装作自己睡着了也不想下去,然而一想到如果这么做了工藤有希子会对他干什么……他打了个寒颤,极不情愿地趿拉着拖鞋下楼。
刚到客厅他就被一派祥和的气氛吓到了。工藤有希子对着黑羽快斗笑得很开心,而黑羽快斗礼貌而不失亲切地回答着工藤有希子的问题。工藤优作与工藤新一对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个……”工藤新一开口说道,工藤有希子立刻向他招手道:“新一,你同学说来找你完成假期作业的。”
你可着劲扯吧!!!工藤新一用一个凌厉的眼神向黑羽快斗传达信息。黑羽快斗报以一笑。
“我跟你说,黑羽的父亲黑羽盗一就是教我易容的人哦!”工藤有希子注意到他们之间的互动,没有过多在意,继续说道,“没想到你们现在是同学,还是同一个宿舍的,真是缘分啊。”
原来黑羽快斗的父亲是工藤有希子的恩师?工藤新一高高挑起眉毛,无声向黑羽快斗询问为什么他没有说过这件事。黑羽快斗耸耸肩,表示他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
“阿姨,”在又一阵寒暄过后,黑羽快斗终于提起了正事,“我这里有一个研究,有个地方出了点小问题,希望工藤同学能够帮我一起解决一下,他现在过去可以吗?”
工藤新一转头看向他,猛地瞪大眼睛,你什么时候有研究了我怎么不知道???
黑羽快斗不管他,用真诚的眼神盯着工藤有希子。
工藤有希子看了一下表,有些为难:“这么晚了……”
“阿姨,我又不会把新一吃了,就一个小问题,解决了我就把他送回来!”黑羽快斗补充道。工藤新一狠狠翻了一个白眼,刚才还工藤同学呢,现在就把“新一”喊上了。工藤有希子没有在意这么多,“那好吧,十一点要回来哦。”
黑羽快斗立刻笑得向日葵一样灿烂:“好好好,谢谢阿姨谢谢阿姨!”说罢他就拉起工藤新一,向工藤夫妇告别。
“快斗你记得帮我跟你父亲问好啊!”工藤有希子高声对远去的两人说道,然后转头问一直默不作声读着反面报纸的工藤优作,“你说将来是收养一个男孩还是女孩?我觉得最好是女孩,天知道我多想有个女儿。”
工藤优作推了推眼镜,开始思考这一严肃问题。
黑羽快斗拉着工藤新一出了工藤宅,工藤新一脚上还穿着没来得及换的拖鞋,被黑羽快斗拉着跑着实难受。当他们穿过第三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工藤新一终于忍不住停下,问黑羽快斗道:“你要带我去哪?该不会真的是有个‘研究’吧?”
黑羽快斗转身,表情很是委屈:“你下午又不来找我,我只能这样了。”
工藤新一忍不住在心里骂他一句“蠢货”,又想起是自己先拒绝的,只好按捺住揍黑羽快斗的心情。“所以,你现在要带我去哪里?”
“保密。”黑羽快斗冲他一眨眼,拉着他继续跑。
……喂喂你考虑一下穿拖鞋的人的心情啊???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迈向BT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