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の真实者~快新王道论坛~  
  
查看: 410|回复: 0

[快新] Tomorrow and Dream【fin】

[复制链接]
1菜鸟
9/10
排名
12
昨日变化
发表于 2017-9-2 20: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该内容以做模糊处理,您需要登录后才可查看. 登录 | 迈向BT
衍生
原作者: 越简善
CP: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分级: 全年龄(G)
警告: 无警告内容 
特殊设定:  
注释说明: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迈向BT

x
本帖最后由 越简善 于 2017-9-2 20:55 编辑

【快新】《Tomorrow and Dream》
文/越简善
HPparo
提前祝七夕快乐!
禁止无授权转载

如果不是那一天天气太好,阳光照在霍格沃茨的屋顶上,照在训练场的草坪上,照在工藤新一的身上,黑羽快斗也不会喝下那一杯迷情剂。大概是骚扰虻混入了他的耳朵里,叫声使他心烦意乱,下午二时的阳光过于灿烂,晃得他双眼生疼,他看都没看就抄起工藤新一桌上的杯子,把里面的液体全部吞下。紧接着他看见周围的拉文克劳们惊恐地看着他,几个姑娘开始兴奋地窃窃私语,好像在赌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他感觉有些头昏脑胀,杯子里的东西不像是黑咖啡,然后他对着拉文克劳们问出一句话:“哎,工藤新一呢?”

工藤新一从门口匆匆走进,对黑羽快斗不友好地打了声招呼,拿起桌上的杯子要往外走,然后他停下了脚步,惊恐地看向黑羽快斗。黑羽快斗不是很明白他们为什么都用诡异的目光盯着他,尤其工藤新一,不就是用了他的杯子反应至于这么大吗。工藤新一低头看看杯子,抬头看看黑羽快斗,声音颤抖,你……把它喝了?黑羽快斗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然后工藤新一转身跑出了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样子活像是在二楼女盥洗室碰见了皮皮鬼。

现在他算是知道怎么回事儿了。黑羽快斗忿忿地踢一脚盔甲,它们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响动,招来了费尔奇那只讨厌的猫。黑羽快斗吓了一跳,洛丽丝夫人冲他不满地咕噜一声,跳开了。黑羽快斗知道费尔奇很快就会到达这里,但是他不想回宿舍面对服部平次的嘲讽,他随便推开一扇门走进去,被正对着他的镜子刺激得瘫在地上。准确来说,他是被镜子里的内容吓成这样的。

他把工藤新一按在床上不可描述。

黑羽快斗擦了把冷汗,又擦了把冷汗,然后饶有兴致地看了下去。接着门外传来一声凄厉的猫叫,费尔奇的嘟嘟囔囔响起,把他全身的兴致都惊没了。黑羽快斗立刻跳了起来,拿出魔杖随时准备施展昏昏倒地,但是门外猫叫小了下去,一人一猫已经走远了,很显然没有想到黑羽快斗还在这里。黑羽快斗再擦了一把冷汗,回头看向镜子,意识到这是迷情剂搞出的事情。

该死的迷情剂。黑羽快斗暗骂道。他有点后悔没在教授讲迷情剂这玩意儿的时候好好听讲以至于下午误喝了工藤新一炼制的迷情剂,不过还好药效只有二十四小时,他只要再撑上……呃,挺久的,就可以摆脱对工藤新一的迷恋了。黑羽快斗凑近那面镜子,能够显示出这么不可描述的场面的镜子,一定不是什么好镜。他把镜子打量了一遍,发现在镜框上刻有一些字母。这是什么操作,黑羽快斗翻了个白眼,反应过来它可能是厄里斯魔镜,黑羽盗一和他提到过的,它可以反映出人心底最深切的愿望。

所以果然还是迷情剂害人。黑羽快斗又翻了个白眼。他把耳朵贴在门上,确定了外面空无一人之后放心地打开门,然后工藤新一出现在他面前。月光透过窗户,照在工藤新一身上,他背着光,双眼却明亮得像星辰。然后他开口,魔杖在指尖转动,他说道,黑羽快斗你刚刚都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黑羽快斗面无表情地否认,然后准备溜回寝室。

次日下午黑羽快斗跟工藤新一在魁地奇训练场碰面了。药效过了,黑羽快斗非常坦然地在工藤新一面前晃着,拉文克劳的队员们还没集合,他有点闲,但是又不敢去招惹工藤新一,生怕他再给自己灌一瓶迷情剂。工藤新一面无表情地待在阴凉处,看黑羽快斗的眼神像在看傻子,黑羽快斗浑然不觉,在不明亮的阳光下踱步。然后他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黑羽快斗,今天好像不是你们格兰芬多训练的日子吧?

黑羽快斗一揪头发,显得鸡窝更乱了一点,好像刚刚想起这件事。拉文克劳队伍的学生三三两两地聚了过来。黑羽快斗沉默一会,说道,啊,我这不是来看看你。有人突然兴奋了起来。工藤新一却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按理说过去了二十四小时药效该消失了,黑羽快斗怎么还是这么神经病,难道他炼了一瓶假药?他不耐烦地冲黑羽快斗挥扫帚,看够了吗?你可以回去了吗?黑羽快斗说我不。

最后工藤新一还是默许黑羽快斗留下来了。黑羽快斗坐在工藤新一之前坐的地方,漫不经心地转动魔杖,目光紧随着工藤新一的身影。工藤新一是一个优秀的找球手,再加上一把好的光轮2001,绝对是魁地奇赛场上耀眼的一颗明星。他灵活地操控着扫帚,躲开横冲直撞的鬼飞球。黑羽快斗与工藤新一同时发现了那个金色的小球,工藤新一调转扫帚,俯冲向地面,手一伸抓住了金色飞贼。

黑羽快斗望着有些疲惫但是明显心情愉悦的工藤新一,心想着这人怎么这么好看。

迷情剂事件过去了六天。黑羽快斗被即将来临的考试折磨得几乎要神经错乱,神他妈的六年级,他算了算日子,还有一个月就要放假了,下学期开学他们会为了七年级的N.E.W.Ts考试而忙得焦头烂额,虽然比不上O.W.Ls来得恐怖,但也对今后的人生起重要作用。接着他捕捉到了身边的学生们的窃窃私语。啊对啦,下周是他们的最后一次魁地奇比赛了。黑羽快斗忽然想起来。也就是说他跟工藤新一最后一次交锋快要来了。

魁地奇球场。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的队员们站在草坪上。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作为各自队伍的队长握手致意。两个人握手的时间长了一些,黑羽快斗把手抽出来的时候,食指指甲轻轻刮了下工藤新一的手心,换来。工藤新一关怀傻子的眼神。他们骑上扫帚,型号都是光轮2001,紧接着口哨声响起,他们飞到空中。金色飞贼一被放出就淹没在了金色的阳光中。

这不是一个好天气。工藤新一皱了皱眉,眯眼望向刺目的光芒,对面的黑羽快斗显然也有着同样的想法。两个人在空中操纵着扫帚,躲避横冲直撞的鬼飞球,目光搜寻着金色飞贼。周围的人群不时爆发出一阵欢呼,比分紧咬着上升。解说的同学有些激动。

两个人同时看见了观众席前那个反射着阳光的金色小球。两把扫帚同时调转方向,冲向拉文克劳的观众席。耳边是呼啸的风声,肾上腺素升高,心跳加速,观众的欢呼与解说员的声音都模糊了。两个人并肩而行,他们的手臂伸向前,手掌张开,随时准备将金色飞贼包住。只剩下了三英尺,工藤新一上半身微微前倾,黑羽快斗又加快了扫帚速度,他们的手碰在了一起。

金色飞贼在两位优秀的找球手其中一个碰到它之前逃脱了。

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在空中完全懵逼,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刹扫帚,眼见着两把扫帚即将戳到观众席上,黑羽快斗一个转弯,停在离墙壁堪堪半英尺的地方,还顺便伸手捞住了工藤新一的扫帚尾,使他不用摔得那么难看。

比赛因为工藤新一同学的重伤而不得不暂停。

午夜十二点。黑羽快斗小心翼翼地绕过熟睡的庞弗雷女士,溜进医疗翼。工藤新一撞到了头和手,左前臂骨折了,他的头上还缠着一圈纱布。工藤新一已经睡着了,黑羽快斗尽量不发出声响,用漂浮咒召来一把椅子,坐在工藤新一床边盯着他。月光透过医疗翼的窗口,覆盖在工藤新一的脸上,显得他的脸色又白了几分。黑羽快斗懊悔起来,如果早上他拦住的是工藤新一而不是那把破扫帚该多好,这样工藤新一就不用在这里受这份罪了。

看见月光他又想起来上次误喝迷情剂时厄里斯魔镜里的情景,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最不对付的两个人,居然在梦里可以成为一对,梦里还真是什么都有。黑羽快斗撑着下巴,细细打量工藤新一的脸,突然感觉厄里斯魔镜里的内容跟迷情剂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靠,他不会自恋到这种程度了吧。黑羽快斗翻了个白眼,然后惊恐地看着工藤新一睁开眼睛盯着他。

……哇,好巧啊。黑羽快斗干笑着打招呼。

是啊,好巧,巧到你一个四肢健全的人大半夜出现在医疗翼。工藤新一冷冷道。

工藤新一的伤好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期末考试也来临了。有人欢喜有人忧,工藤和黑羽自然属于欢喜的一类人。黑羽快斗为了表达歉意,非常自然地提出了让纯巫师家族出身的工藤新一跟着他到麻瓜世界待上一个暑假的请求。

9¾站台里,黑羽快斗拎着行李箱,站在出口等着工藤新一。他换上了麻瓜的服饰,头上还戴着一顶鸭舌帽,盖住他那头乱七八糟的头发。看见工藤新一从墙壁里出来,黑羽快斗兴奋地朝他招手。哎,工藤,这边!工藤新一用力地翻着白眼,加快步伐走到黑羽快斗身边,说道,你能不能小声点,丢不丢人。黑羽快斗义正辞严,丢你的人和丢我的人不是一样的吗?工藤新一只想把他扔到铁轨上。

夏天,灿烂的夏天,阳光刺眼。两个少年巫师肩并肩走出国王十字车站,迎接他们的是一个不怎么美好的暑假。黑羽快斗计划着跟工藤新一出门浪上几天,而工藤新一只想着在家里多看点书。最后两个人各退一步,假期前一周他们一起出门玩,剩下的日子得在温习中度过。

黑羽快斗非常兴奋,像是嗑了一整瓶福灵剂。

最后,在伦敦的大本钟下,黑羽快斗递给工藤新一一支香草味的冰淇淋。工藤新一认真地舔掉融化的奶油。黑羽快斗心里一动,看着火红的晚霞映着工藤新一的脸,觉得他可以看着这场景一辈子。工藤新一抬头瞪他一眼,说道 黑羽快斗你又发病了吗?黑羽快斗笑得灿烂,说道我不是看你长得好看嘛。工藤新一骂道你自恋吧。这不是实话嘛,黑羽快斗摊手。

然后他上前一步,抬手擦掉工藤新一嘴角的奶油,轻声说道,我这不是想着把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的关系再加强一点嘛,你说是吧,新一?

END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迈向BT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