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の真实者~快新王道论坛~  
  
查看: 325|回复: 0

[快新] 某年某月某一人【fin】

[复制链接]
1菜鸟
9/10
排名
12
昨日变化
发表于 2017-9-2 20: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该内容以做模糊处理,您需要登录后才可查看. 登录 | 迈向BT
衍生
原作者: 越简善
CP: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分级: 全年龄(G)
警告: 无警告内容 
特殊设定:  
注释说明: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迈向BT

x
本帖最后由 越简善 于 2017-9-2 20:55 编辑

《某年某月某一人》/越简善
cp: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HPparo,双傲罗
没有任何阅读价值,复健失败的产物。禁止无授权转载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搭档了。”

chapter 1
某一年,天气模糊的一天,黑羽快斗加入了日本傲罗部,遇见了工藤新一。他们相遇的时候,层层叠叠的云雾破开,露出一抹惨淡的阳光,那似乎是夏天的一个不太美妙的日子。黑咖啡里被人加了糖,热可可雾气袅袅,让黑羽快斗的笑容看上去不那么傻。工藤新一觉得那都是糟糕的天气、糟糕的饮品与糟糕的服饰使他的感情变得一团糟。那时他刚出任务回来,长袍上面有星星点点的泥土痕迹,几根草叶挂在他的头发上,然后黑羽快斗跨入他的办公室,自然而然地顺便闯入他的生活。

在那一年,万物生长,比以往更加灿烂,世界的饱和度被提高,神经病们的犯罪欲望也像春天不停的雨。工藤新一在各种魔法杀人或伤人案件中疲于奔命,于是失去了初恋女友。他感觉他触摸门钥匙的次数比他碰人的次数还要多上那么几倍。然后整个傲罗部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尤其是那位关西的服部先生强烈要求给工藤新一加派人手,不然迟早有一天他们会眼睁睁地看着工藤猝死,到时候预言家日报的头条就该炸了。怎么说?魔法侦探界的救世主猝死,死因竟是……算了,工藤现在就能爆炸。于是黑羽快斗毛遂自荐,开始了为工藤新一打下手的生活。

事实上有了魔法,黑羽快斗打下手的机会也寥寥无几,他每天赖在工藤新一的办公室就是把每一份资料翻来覆去,试图学习工藤新一用敏锐的直觉找出不对劲的地方然后破案,这可不是魔法能轻易做到的。最让黑羽快斗痛苦的是跟随工藤新一去案发现场。天知道为什么日本的犯罪率如此高。工藤新一不喜欢骑扫帚,他更喜欢门钥匙,而黑羽快斗最讨厌的就是使用门钥匙移动,每次使用门钥匙都让他觉得自己被扒光了在空中晾晒了三小时。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当个傲罗还是工藤新一手底下的傲罗了,他明明可以去当个好治疗师。天杀的,为什么他当初脑子里进了鱼。

chapter 2
某年某月某一日 周x

我以为在工藤新一那儿要比白马探好得多。我太天真了。
我宁愿吃鱼,吃鱼!!!!!!

某年某月某一日 周x

如果不把工藤新一逼着我倒掉糖这件事算进去,他还是一个好上司。
迟早辞职。

chapter 3
黑羽快斗热衷于无意义的废话。他每次使用完门钥匙都能唠唠叨叨半天,表达他对此的痛恨与拒绝,可惜他跟了个热爱门钥匙作为交通工具的工藤新一。事实上工藤新一非常烦黑羽快斗,讨厌他的甜食,讨厌他的麻瓜魔术,讨厌他有时的故弄玄虚。两个人的面庞何其相似,性格却像是南北半球的漩涡。但黑羽快斗不反感工藤新一,至少表面上。

工藤新一去过黑羽快斗的家,房子不小,干净整洁,干净得不像黑羽快斗的风格。工藤这么和黑羽说的时候黑羽快斗翻了个白眼,作势要把工藤新一往外赶。去去去我还不乐意你来我家呢。要不是黑羽快斗家与嫌疑人的住所离得不远,工藤新一压根不会来这儿。工藤新一面无表情把咖啡杯往黑羽快斗脸上扣。

他们在窗户前坐了一个下午,穿着普通的麻瓜衣服,一个正襟危坐,偶尔写写画画,像是写作业的一本正经的好学生。另一个人的指尖跳动着硬币,在模糊的阳光下闪烁。两人像是放了假的高中学生。工藤新一把周围的地形画了下来,黑羽快斗负责监视嫌疑人,防止他用门钥匙或者幻影移形之类的方式逃走,虽然他直接大摇大摆走路离开的可能性更大。

黑羽快斗双眼酸涩,血丝密布。工藤新一斜眼看他,问道,你眼睛怎么了。黑羽快斗干笑一声道,昨天晚上帮你整理资料呢。工藤新一不说话了,低头继续研究路线。黑羽快斗突然跃起,想要破窗而出,工藤新一拉住他以为他工作压力太大要想不开了。黑羽快斗指着街对面激动道,他他他他出门了!工藤新一一愣,手松开了,黑羽快斗直接幻影移形去了街对面。幸好是盛夏,阳光太刺眼,幻象是双眼被阳光折磨后的幻象。工藤新一紧随其后跳了下去。

那位可怜的嫌疑人看着突然出现的黑羽快斗慌了神,转身就跑。随后到达的工藤新一发出了一个石化咒,却击中了门板,门碎成两块。嫌疑人早已返回屋内离开。工藤新一冲进房内,一眼看见空旷客厅中间的那双拖鞋,想都没想就拉着黑羽快斗过去。黑羽快斗还没从差点被石化咒击中的恐惧中回过神来,便被强制使用了门钥匙。他感觉自己生吞了一条鱼。

最后还是有惊无险地抓捕回了嫌疑人。回去的路上黑羽快斗死活不用门钥匙,他宁愿走回去。工藤新一就陪着他走。黑羽快斗嘟囔着门钥匙的一千零一个坏处,工藤新一听着,心里在想犯罪率怎么又这么高了,想着想着黑羽快斗揉了一把他的头发。

chapter 4

某年某月某一日 周x

听说工藤新一没有女朋友。
真惨,我也没有。
终于找到了除了脸和脑子之外跟他的又一个共同点了。

chapter 5

黑羽快斗在麻瓜家庭长大,而工藤新一是个纯血。当工藤新一终于拥有百年不遇的假期的时候,黑羽快斗拉着他去了麻瓜世界,美名其曰加强对麻瓜的了解,方便以后在麻瓜世界办案。那一年夏天气温偏高,两个人穿着白色的棉T恤与七分裤,一人一根冰棍儿游荡在东京的街头。车水马龙,路边的店铺门口有阵阵冷气,树荫下是吐着舌头的流浪狗,姑娘们撑着伞,中学生骑着自行车穿过人群,前面的珠宝店在搞促销,店员小姐姐笑起来比阳光还灿烂。

而工藤新一暴露在阳光下面,满脸不耐,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公务逼出毛病了才会在这么热的天气跟黑羽快斗出门。他手中的冰棍儿化了一半,湿漉漉黏糊糊沾在他手上。黑羽快斗掏出纸巾给他擦手。

路过手机专卖店的时候工藤新一停下了脚步,他把手中的木棍扔进垃圾桶,好奇地看着柜台里陈列的手机。黑羽快斗说这是手机,麻瓜们用来通讯的玩意儿,比猫头鹰送信要快。工藤新一哦了一声。黑羽快斗又说你想蹭空调就进去。工藤新一大跨步进了店。黑羽快斗翻了个白眼跟上去了。

好看的店员小姐姐笑着迎上来。黑羽快斗两手一翻变出一朵玫瑰递给她,说只是随便看看。小姐姐高兴地收下了。工藤新一斜眼看他,不说话了。黑羽快斗说要不然我俩买个手机呗,交流方便一点。工藤新一说哪有那么多机会用上,却被黑羽快斗拉着去挑款式了。

最后黑羽快斗心机地挑了一对情侣款的,还顺便办了个情侣号,这些全都没告诉麻瓜冷知识小白工藤新一先生。工藤新一把蓝壳的手机放进兜里哭笑不得,感觉根本没有什么用到它的时候,这用的还是黑羽快斗的钱。黑羽快斗表示以后您少用点门钥匙就成。工藤新一说你做梦。

chapter 6

某年某月某一日 周x

工藤终于会用手机了,感天动地。
不过他那个体质真是……什么案发现场都能给他碰上。
好怕哪天我就成了受害人。

某年某月某一日 周x

是时候破开柜门了。年久失修摇摇欲坠的柜门就应该拆了。

chapter 7

然后到了冬天,白茫茫的冬天,云朵层层叠叠游荡在天空,保暖咒使用次数增加。这种时候门钥匙之旅变得尤为痛苦,黑羽快斗每次去案发现场都痛不欲生。工藤新一嫌他矫情。

他们碰上了一桩大案子。麻瓜市区发生了一场爆炸,死亡十余人,伤者数十。混在麻瓜警察里的傲罗说现场有黑魔法痕迹。这可不是小事,于是本来准备把前几年没请的假一次性请掉的工藤新一又被叫回去加班了。加班这种事情怎么能少了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嘟嘟囔囔,认命地蹲下身收集爆炸物碎片。风呼啦啦刮过,扬起黑羽快斗的围巾,他打了个喷嚏,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边工藤新一在施追踪咒,试图找出那根魔杖,但是失败了,那是一个无杖魔法。目暮先生眉头紧锁,检查着现场,它被毁得看不出原型。

黑羽快斗揉了揉鼻子,继续清理着灰烬、建筑物碎片与雪,然后在废墟中找到了一张照片。我想我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黑羽快斗盯着它,觉得上面的那个女人在哪里见过。

工藤新一走到他旁边,两个人同时伸手要拿那张照片,他们的肚脐眼像是被钩了一下,紧接着他们就发现周围的环境变了,不再是爆炸现场。比较糟糕的是,四五个黑袍人围成一圈,杖尖齐齐指着他们,仿佛下一秒就会喊出阿瓦达索命。

摊上大事儿了。黑羽快斗悄声道。工藤新一面无表情心想这是废话,他什么时候可以改掉这个说废话的毛病。他们起身,从口袋里掏出魔杖。

周围那群人中看上去像是领头的那个开口道,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他的语调升起,表达了他的惊讶之情。我以为会是那个谁。工藤新一冷笑一声道,你很意外吗?

长发的男人犹豫了一下,魔杖一动,随着一声阿瓦达索命发出绿光,直向工藤和黑羽。黑羽快斗拉了他一把,紧接着各种恶咒被发出,两个人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黑羽快斗拉着工藤新一转身就跑,还不忘回头放一个障碍重重,他们身处一片平原,只有干枯的古树与刮得人生疼的风。他们要追上来了,黑羽快斗回头看了一眼说道。工藤新一说闭嘴我知道,你他妈能不能跑快一点。两个人又开始没命地奔跑。他们躲到了那棵较粗壮的树后面,又是一道阿瓦达索命擦过工藤新一的脸颊。工藤新一的手心已经湿透,但魔杖握得很稳定。他说道,黑羽快斗,你还有力气打架吗。黑羽快斗摇头,说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幻影移形回去呢?工藤新一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是白痴吗他们施了反瞬移咒。

靠,那我们不是死定了。黑羽快斗嘴上这么说着,但毫不掩饰眼中的兴奋,他紧握魔杖的手几乎要伸出去来一个钻心咒或者阿瓦达了。工藤新一沉默了一会说道,就搞最中间那个长头发的。

我很久没有打群架了,尤其是这种以少揍多的。黑羽快斗说道,他跳起来朝着最近的那位发射了一个缴械咒,那人躲闪不及被击中手臂,魔杖跃起三尺高。工藤新一顺势补了一道粉碎咒。紧接着更多道光芒朝两人射来,工藤新一为两人施了盔甲护身,冲着最中间长发的人发射了一道钻心咒,被他躲过了。他又扔了一个障碍咒过去,罕见地爆了句粗口,黑羽快斗一把捞过半个身子都探出去的工藤新一,又胡乱扔了几道缴械咒,几声惨叫响起。

然后一句清晰有力的阿瓦达索命传入两个人的耳朵。

chapter 8

就算后来工藤新一再也不记年月不辨四季了,他还是会在冬天回某个荒原看一看,有一些鲜血永远不会凝固,它们蜿蜒在枯草上,流淌在树皮上,暴雨冲刷不走。有一根魔杖,在他的身上待了十八年,使用起来要比他自己的还顺手。

在那个寒冬,一个雪下得过大的寒冬,一些人的罪行被揭发,一些人失去了什么。他们相拥在枯树前,然后其中一人消失,成为纷纷扬扬的雪,荒草萋萋。魔杖留在了他的怀里。他离开那里,找到了某些年月,某些被倾诉在牛皮纸上的莫名情愫,一切像是黎明初阳升起,如此明亮。

工藤新一起身关上窗户,又向门口习惯性地望了一眼,他的长袍乱七八糟,头发上有没摘干净的草叶,是他使用门钥匙不小心摔地上之后粘上的。他记起今年是某年,他某岁。

哎呀,他们都老了。

END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迈向BT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