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の真实者~快新王道论坛~  
  
查看: 400|回复: 0

[快新] 盛夏光年

[复制链接]
1菜鸟
9/10
排名
12
昨日变化
发表于 2017-9-16 16: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该内容以做模糊处理,您需要登录后才可查看. 登录 | 迈向BT
衍生
原作者: 越简善
CP: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分级: 限制级(R)
警告: 主要角色死亡 详细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特殊设定:  
注释说明: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迈向BT

x
本帖最后由 越简善 于 2017-10-13 20:46 编辑

《盛夏光年》
——总之,我再也没有喜欢过夏天,毕竟我们都一同在盛夏离开。
Chapter 1
“你怎么这么倒霉啊。”
是三十五摄氏度的高温,空调外机轰鸣作响,黑羽快斗靠在空调上,凉意从脊背蔓延至全身。前知名高中生侦探、现役警员工藤新一先生,则站在他身边,出神地望着案发现场,一言不发。
即使某组织已经被捣毁多年,两人分分合合也终于在一起,工藤新一的死神光环还是安分地待在他的头上。好不容易盼到了工藤新一休假,黑羽快斗准备拉着他出门玩儿,经过图书馆的时候却碰上惊恐地涌出的人群,工藤新一上前问询一个路人,才知发生了命案。
报案人是通过电话报案的,当警员回拨过去,想要请她再作详细说明的时候,她却只说了一句话:“我是「Rkatsiteli」,星野良。”接着她就挂断了电话。
“星野良?”黑羽快斗听到这个名字时惊愕不已,说,“她是去年那个在江古田失踪的女生吗?”
“我们也不知道。”白鸟警官摇了摇头,说,“后来就再也打不通电话了,我们也查不到地址。可能只是想要引起恐慌吧?”
有很大的嫌疑。工藤新一与黑羽快斗对视一眼。
死者夏川源,是高三应届毕业生,曾经就读于帝丹高中,也是一名网络推理小说作者。目前确定的第一嫌疑人是与她同来的江口川奈子,与她同班,现在不知去向。工藤新一认为江口川奈子与那位报案人“星野良”有很大联系。
此次的案发地点在图书馆用来放置旧书的地下室。死者头颅失踪,尸体被肢解,四肢被悬挂在书架顶上,场面惨不忍睹。
工藤新一跨过封条,饶是他见过再多的凶杀现场,也被地下室内浓重的血腥味刺激得皱起眉头。因为现场过于惨烈,没有人愿意取下尸体——准确地说是尸块,所以工藤新一不得不自己拿尸体。
他打量着现场。这间地下室面积约二十平方米,不知为什么有六面墙,墙前各立着一个书柜,呈树的形状,上面摆满了这些年淘汰下来的书。书柜前立着梯子,凶手应该就是靠这个悬挂四肢。地面中央一滩血已经开始变黑,散发出阵阵腥臭。
听别的警员说,尸体被悬挂在天花板上,这么想着工藤新一抬起了头,毫无心理准备,胃里就翻腾起来。天花板上挂着四条肢体,两条手臂皮被剥下,骨头不知用什么方法扭曲成了S形,凝固的血迹蜿蜒着,腿比起手还要可观一些,皮肤完好,但小腿和大腿分离,然后又被紧紧绑在一起,点点斑驳的血迹点缀在长出了尸斑的尸体上,阴暗的光线使残肢显得尤为诡异。
工藤新一差点儿当场吐出来。他面色不善扭开头,反复在心里告诫自己“你是工藤新一你不能怕”,然后小心地将脚踏上梯子。当他准备将另一只脚放上去时,梯脚忽然移动。工藤新一被吓得不轻,他低头发现没有异常,便继续爬梯子。
书柜上有些暗红色的痕迹,正眼看有些骇人。工藤新一强忍住跳下去的冲动,解开绑住尸体的绳子,屏住呼吸,拿过手臂,又小心翼翼地爬下。由于手上多了件东西,他的行动有些困难。逐一将四肢取下来后,工藤新一把绳子放进取证袋,然后戴上口罩观察着这些残骸。
有什么细微的声响。东南角的书柜忽然发出一阵巨大的响动,工藤新一警觉望去,一个透明的塑料袋出现在柜脚,里面是被切碎的肉块,还有类似于脑浆的东西。一张纸条贴在袋子上。
地下室只有六个书架紧贴着墙壁,没有地方能够躲藏,刚才只不过四五分钟的时间,竟然凭空多出来一袋子残尸。要么是它被藏在哪里,他没有注意到,要么……
凶手一直躲在他身边,一个他没有也没办法发现的地方。
目暮警官、佐藤警官与白鸟警官进来了。三人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一时间地下室寂静无比,高木涉犹犹豫豫,看一眼身边的佐藤美和子,又看一眼诡异的塑料袋。白鸟警官看不下去了,在他身后伸出手推了他一把,高木涉一个踉跄,认命地走过去。
高木涉捡起袋子,试图看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然后他脸色白了又白,神情复杂地说道:“这好像是……头颅的碎块……”
靠。工藤新一忍不住在心里爆了粗。
工藤新一无意识地摩挲着手指,他总觉得尸体有什么不对劲。他又往尸体瞟了一眼,突然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了,工藤?”佐藤警官关切道,“吓到了?”这话明显有缓和气氛的意味。
“不,”工藤新一打了个寒战,渐渐兴奋起来,“按尸斑情况来看,死者至少死了三小时,但是查监控的警员告诉我,死者是两点进来的,嫌疑人江口川奈子两点半离开,之后夏川源才来到这个地下室。也就是说,在两点半到三点之间,有人进去过并且杀害了夏川源。”
“但是,在夏川源进来之后,门口的监控录像根本没有拍到第二个人!”工藤新一接着说道。
在场的人皆是一惊。
“高木警官,可以拜托你打开一下那个……塑料袋吗?”工藤新一转头,向高木涉请求道。
高木涉脸色不是很好看,还是不情愿地解开了袋子,里面的纸条掉出来。他把它拿起,读出了上面的内容:
“长久宁酒落襄尘
路园一圆画七晨
一与七雨下红辰
工藤新一接过纸条,在心中默读着,下意识地认为这是一个密码。五分钟过去,纸条上没有被划去的字组成了一个地址:长宁路一一七。
“这个地址非常耳熟啊……”佐藤美和子想了一会儿,说道,“好像是死者家里。”
黑羽快斗十分积极地提出要跟去,工藤新一面无表情地让他滚回家。
夏川源家面积不大,一室一厅,但位置很好,坐北朝南。工藤新一却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客厅里摆设简单,三把椅子、一张圆桌,角落里立着一个柜子,上面有层薄灰。阳台上摆着几盆仙人掌,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浇水的样子,已经有些蔫了。
工藤新一站在角落,看着忙碌的警察们思考着这所房子的不合理处。然后黑羽快斗领进来一个小姑娘,是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子,手脚细长,眼神胆怯,不敢直视他人。
“她是?”工藤新一疑惑道。
黑羽快斗叹了口气,给女孩子递去一双鞋套,回答道:“啊,她自称是死者的妹妹,我在楼下碰到她了,就跟她一起上来。”
女孩双手不安地绞着,低着头,声音细如蚊呐,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楚:“我叫夏川明,是帝丹中学的学生,夏川源是我……姐姐。半个月前,她说去川奈子姐姐家住一段时间,然后我就没见过她了,说不定……”
江口川奈子?又是她?工藤新一刚想询问一些更多的信息,白鸟警官突然出声:“好像别的城市也有发生类似的凶杀案,之前有人说过,恐怕现在东京……”他没再说下去。
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心里一沉。有可能又是那个组织……
夏川明轻声道:“那个,请问我姐姐……”
“请节哀,她已经……去世了。”黑羽快斗作为外表亲和力较高的人员,主动担任起了安慰受害者家属的任务。
夏川明一愣,震惊地看向在场的几位警官,然后捂住脸抽泣起来:“我,我以为她给我开了个玩笑,没想到……没想到……”黑羽快斗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回头偷看一眼工藤新一,发现工藤新一冷冷地盯着他。
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几个人什么都没有发现。卫生间的锁坏了,打不开,黑羽快斗提出用蛮力撞开,但是被夏川明拦住了,她解释这是很早就坏了的,如果硬撞可能会发生一些了不得的事情。
黑羽快斗推开了唯一的房间的门。夏川源的房间的摆设像客厅一样简洁,不大的房间却显得很空旷,但几个人一起进去就有些窄了。床很小,木质的桌子靠在角落里,并不怎么起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太阳,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不大的房间里。
一行人依旧没有找到什么。工藤新一蹙着眉,靠在墙上将目前所知道的东西一一串联在一起。装着切碎的头颅的袋子里出现的纸条,放进去的除了凶手别无他人,可是来了纸条上写的地点后又不给提示,凶手究竟想干……
“小心!”
工藤新一忽然觉得身后一空,身体随着地心引力直挺挺地倒下,黑羽快斗一个箭步冲过来揽住工藤新一的腰,把他拉了回来。工藤新一脸色苍白,扭头看去,只见刚才还好好的墙壁已经分开,现出一条走道。大概是刚才靠着墙的时候工藤新一不小心碰到了什么机关,才让密道出现。
真是意外之喜。”工藤新一说道。
密道狭窄,几个人不得不侧着身通过。走了约十几米,出现了一个小房间。一架目测价值不菲的钢琴摆在了房间的正中央,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窗户墙壁却挂上了窗帘,地上铺着棕红色的地毯,颜色有深有浅。
“钢琴?”工藤新一抚过琴盖,抬手一看却意外的没有沾上灰尘,看上去它被保养得很好,“你姐姐学过?”
夏川明点点头:“嗯,她四岁起就开始学了,本来她还要在他们班的毕业晚会上面表演的,结果现在……”
眼见她的眼眶又红了起来,大有一哭不可收拾之势,工藤新一赶紧转移话题:“你知道有这间房间的存在吗?”
“之前都不知道的,我每次来这里都觉得有点奇怪。我学过素描,平时空间感觉能力也会比其他同学强一些,我一直觉得有点怪怪的原因大概就是建了这样一个小房间吧。”夏川明仔细回想了一下,答道。
“嗯?这是什么……又是字条。”高木涉忽然叫道,他从窗帘的底下找出了一张纸条。其他人立刻凑了过来,上面却什么也没有写,用手一摸还有些湿滑。
工藤新一沉默了一会,问夏川明:“有没有打火机?蜡烛或者火柴也可以。”在场的几个人都不抽烟,身上也没有可以点火的东西。
夏川明想了想,说道:“应该有吧,我去上面找找。”她转身上了楼,过了几分钟,夏川明拿着一盒火柴进来。
工藤新一拿过火柴,抽出一根划燃,放在纸条下烤了一会儿,纸条上渐渐浮现了几个数字:134776.
几个人对着六个数字想了许久,但毫无头绪。一串没有任何规律可言的数字,却出现在了死者的家里,是凶手布下的局亦或死者留下的线索?
“那个,”夏川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他们,“姐姐她曾经经常提到三个人,也许她们会有些线索?”
“哪三个?”
“在A大大二就读的藤原结衣、坂上纪香和秋山直子。”夏川明说道。
工藤新一站在A大419宿舍的门前,看着门上写着的“日月邪教”四个大字,一脸茫然地敲了敲门。
其余警部们暂时先回了总部,说是要找类似案件的资料,黑羽快斗居然也跟着去了,留工藤新一和夏川明去A大找那三个人调查。
门被粗暴地打开,一个绿色碎短发,身量很高的女生站在门口。女生扫了一眼工藤新一,看见夏川明时微微一愣,让出一条路了然道:“是来调查小源遇害的人吗?进来吧。我是藤原结衣。”
工藤新一看向夏川明,警方封锁了所有消息,告诉媒体的是“有人在图书馆埋了炸弹”,除了参与调查的人与受害者家属,不可能有人知道夏川源遇害一事。
夏川明说道:“是我说的,她们都是姐姐的朋友,肯定不会说出去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我待会就在旁边看着。”
“既然是受害者的朋友那也没什么了。”工藤新一又看了眼夏川明,走进宿舍,脚上被什么勾住了,低头一看。
——bra。
工藤新一:“……贵宿舍真是开放。”
跟在后面的夏川明与藤原结衣:“……”
藤原结衣沉默了一会,一脸大写冷漠地跨进里间:“坂上纪香!你下次找妹子来能不能收拾干净点!”
“坂上出去了!藤原结衣你声音小一点还嫌不够丢人吗!”里间有个人大声回答,应该就是秋山直子了。
工藤新一沉默着,心情复杂地解开脚上的bra带子,直起身观察客厅。A大的宿舍都是一室一厅,自由合住,所以每个宿舍的人数都参差不齐。419宿舍是采光最好的房间之一,客厅里有些乱,零食占了一大半空间,建筑设计图纸和素材堆成一摞放在角落里,看上去摇摇欲坠,随时都会倒下来。墙上挂着几幅画,应该是学美术的藤原结衣画的,桌子上还摆着几本高数复习卷。 阳台上有几把……刀?
工藤新一皱皱眉,准备去阳台看看,被一个声音叫住。
“工藤先生是调查小源的事儿来的吧?放心我们有什么线索都会说的!”
喊住他的女生头发染成酒红色,长发绑成两束,用一条红色的发带绕在一起,是A大英语专业大一学生秋山直子,之前跟着验尸官朝仓加穂里一起去过警视厅,工藤新一刚好在那里,对她有些印象。
他看了看阳台,想着待会大概还有机会去调查,便拉了把椅子坐下。
“那么抱歉,占用您一点时间。”工藤新一拿出随身携带的本子开始记录,“请问你们最后一次见到夏川源是什么时候?在哪里?”
秋山直子想了想,答道:“一周之前。那天我去接一个朋友,在公交车总站看见她帽子压得很低,急匆匆地往郊区走,我喊她,但是她像没听见。而且我经常看见她去郊区那里。”
“请问您清楚具体位置吗?”
“不知道。”
“那您是怎么认出她的?”
“因为她那天穿的是cos服,手上有一串我送她的链子,背的包也是她的。而且她露出来的脖子上有一道疤,绝对是她。”
Cos服,看样子死者还是个二次元爱好者。工藤新一在心里记下。
“是这样吗?”工藤新一看向夏川明询问道,见夏川明点头,便转头问藤原结衣,“那么藤原同学你呢?”
“半个月前我们社团组织写生,案发那一天我才回来。”藤原结衣说道,“所以我是在半个月前见到她的。当时她还是跟平常一样。”
“请问你们是怎么认识夏川源的?”
“上次我坐公交车的时候没带公交卡,又没有零钱,她帮我付了。”秋山直子回答道。
“秋山介绍的。”藤原结衣说道。
“在此之前,她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吗?”
“没有。”
“嗯……没有。”
“是这样啊……”工藤新一合上本子,又四处看了看,“你们宿舍是不是还有一个叫坂上纪香的女生?请问一下她去哪里了?”
藤原结衣回答道:“坂上她在校外找了份兼职,这个时间段她应该是去打工吧。”
“在哪里打工的?”
“这个……”藤原结衣想了一会,无奈地摊摊手,“我也不知道,她从来没有说过。”
秋山直子想了想说:“好像也没跟我讲。”
工藤新一记下这个情况,撕下两张纸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秋山直子和藤原结衣:“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想起什么随时欢迎联系。”
她们两个点点头。
——“他们发现什么了吗?”
——“当然,工藤新一已经去调查了,以他的分析能力不难查出什么,毕竟是智商担当呢~♡♥”
——“做得好,那么友情出演呢?”
——“你说那个小姑娘呀?比预计时间晚了些,但是这种细节对剧本没什么影响啦~♡”
——“知道了……还有收起你那诡异的符号!”
工藤新一坐在车里,拿着笔录本仔细思考着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总觉得藤原结衣和秋山直子之中有一个人在撒谎。但是她们的话没有任何问题,他找人核实过了,全部都是事实。
唯一一个没有问的就是坂上纪香。工藤新一犹豫了一下,决定先去一趟夏川家,再回到警视厅,把搜集到的线索交给他们。
工藤新一打开密室,一股凉风扑面而来,他戴上口罩,走了下去。隔了几个小时再来这里,竟然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出现,也没有什么变化。
工藤新一打开钢琴盖,决定从钢琴开始调查起,他思考了一会儿,拿出在这里找到的纸条,犹豫着对钢琴的do键按了一下,就听见“咔哒”一声。工藤新一眼前一亮,按照数字对应的音高一个个弹了过去。最后一个音落下,地毯上出现了一条缝。
……原来真的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当作机关使用啊。
工藤新一小心翼翼地掀开那块裂开的地毯,发现下面又压着一张纸条,他捡起来,发现这次的纸比上一次的要大一些,字还是手写的。
“能找到这里你挺棒的工藤先生~♡本来你只要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这里不太一样,可惜「Chardonnay」非要加个机关我也没办法咯~不过我建议你先擦擦手免得吓到客人。”
工藤新一下意识地看向手,果然那上面沾上了红色的粘稠液体,他想起地毯上参差不齐的颜色,估计就是那时候沾上去的。他犹豫了一下,擦干净手准备继续看下去,突然意识到写这张字条的人预料到会是自己找到纸条的。工藤新一没有深入想下去,也许是因为对方相信自己的智商呢?
“这下面是条密道,不过不要妄想用其他手段打开它,如果不是用正确的钥匙打开的话就会让整栋房子塌了哟~我知道你们找不到钥匙啦所以给你们个提示:宸耀是出生在梁宋的东南藏酒乡的神坛上。一头雾水对不对?你们可以再去一趟419宿舍哟~♡打开密道,真相就在你们手上。”
工藤新一皱了皱眉,419宿舍果然有问题,而且这个波浪号加爱心的书写习惯很眼熟……他突然很想吐。
工藤新一正打算想想该怎么破解这个密码,上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字条里的“客人”么?
——“就这么走了啊,真是可惜呢~♡”
——“收起你的符号和那迷妹的嘴脸,没看见他要吐了吗。我认为你作为一名犯罪分子对一名警察有着不正常的迷恋非常危险。”
——“你怎么这么残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时间到了你要走了。”
——“知道,不用你说。还有下次你最好用打印,你的字体辨识度太高了。”
——“嘁,字写得宛如狗爬一样的人才没资格说我好吧?”
——“……闭嘴!”
TBC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迈向BT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