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の真实者~快新王道论坛~  
  
查看: 632|回复: 0

[快新] 一篇短打

[复制链接]
排名
8
昨日变化
发表于 2020-1-3 02:5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该内容以做模糊处理,您需要登录后才可查看. 登录 | 迈向BT
衍生
原作者: 日野加奈子
CP: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分级: 全年龄(G)
警告: 无警告内容 
特殊设定:  
注释说明: ★Fate Paro,推荐了解Fate设定的人阅读。
★没头没尾的短打,虽然也做了从者资料的设定, 但敌方、master等相关人员均没有设定。所以只有这一篇,管坑不管埋。
★文笔复健中,若有语法错误、错字、用词不当等情形还请见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迈向BT

x
  仿佛须臾即逝的流星,一道白影在漆黑的夜空中划过,未及有人发觉,又迅速隐匿了气息。


  戴眼镜的小小少年正被警官叔叔牵着手,为了照顾小孩的步子,警官A的步子迈得很小,小镇上鸦雀无声,暗淡的路灯下拉长了两道影子。
  “所以说警官先生,我真的没有迷路……”眼镜少年怯生生的声音毫无说服力,只会让警官A更加坚信这是一位走失的可怜儿童。
  “小弟弟放心哦,我带你回警局再慢慢帮你找爸爸妈妈。”警官A笑得和蔼可亲。
  真是一位尽职尽责的警官呀。
  眼镜少年认命地叹了口气,不想辜负警官A的一片好心,只能等到了警局再想办法和master联络了。
  他应该不是第一个进警局的从者吧?虽然活着的时候倒是经常去,但作为走失儿童被带进警局这种事,传到英灵座他还怎么混呀?
  唉。
       从者不易,姑且忍气。
  “阿瑟!”
  耳边传来一声呼唤,眼镜少年和警官A循着声音转过头,看到一个年轻男子急匆匆地追了过来。
  “哥哥好担心你,还好找到你了,阿瑟,跟哥哥回家吧。”男子跑得气喘吁吁,担心之情溢于言表。
  “诶,这是先生您的弟弟吗?”警官A看了看眼镜少年,又看了看年轻男子,两个人的长相确实十分相似。
  眼镜少年在看到年轻男子的时候已经了然于心,于是顺势扑过去抱住“哥哥”的大腿。
  “哥哥~”眼镜少年一脸委屈的神情,声音里甚至带了哭腔。

  看上去确实是一对感情深厚的兄弟,警官A也看不出什么破绽,但为了保险,他决定还是按程序核查对方的身份。
  “这位先生,涉及到走失儿童,请配合我们到警局做个笔录好吗?”

  “诶——”男子露出为难的神情来,在那一瞬间,眼镜少年看到他眼底闪过的一抹微光。
  是暗示。

  在这种简单魔术的催眠下,一般人都会言听计从,看来他终于能脱身了。
  “警官先生,阿瑟君还要回去睡觉,我就先带他回去了哦。”男子笑吟吟地牵起眼镜少年的手,大摇大摆地从警官A的面前离开。
  警官A同样笑吟吟地挥了挥手,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茫然地站在原地。


  “你要笑就笑吧,不必憋着。”看对方暗自憋笑了很久,眼镜少年满脸无可奈何。
  “不会不会,我怎么说也是专业的,无论多好笑的事都不会——噗!”

  接下来只看到对方的肩头在微微抽动,间或传来些许的窃笑声。
  眼镜少年的额头上爬起了青筋,瞄了一眼四下里也没有可以踢的东西,只好悻悻作罢。

  “说正经的吧,我在刚才的街区发现了打斗的痕迹,教会还没人来掩盖处理,我在地上发现了劈砍的印迹,是重剑。”眼镜少年的声音沉了下来,显然他不想多提刚刚发生的事,因此转移了话题。
  刚刚还嬉皮笑脸的年轻男子也适时收敛了情绪。
  “重剑?那就是saber了?”
  “大概吧……”虽然打斗在现场也留下了魔力的痕迹,但眼镜少年在这个身体状态下是无法感知具体细节的。
  “和saber打斗的是谁,你在现场有没有勘察到些什么?”
  “地面上没有别的武器的痕迹,一般常理推断,saber的对手应该是非冷兵器的从者,比如caster。”
眼镜少年用手托住下巴,陷入了思考之中。
  “但唯独不可能是caster,因为caster是你。”年轻男子的面孔陡然凑近,用略带揶揄的眼神盯着眼镜少年,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说起来有件事我想问很久了,小侦探。”
  “干嘛?”
  “你的master干嘛召唤你这样的从者?”
  “什么叫‘我这样的’,我很差劲吗?”眼镜反了反光,少年思考着要不要踹对方一脚。
  他好歹也是名侦探啊,名气足以被收入英灵之座的名侦探耶。
  “因为在互相杀戮的圣杯战争里召唤一个不会杀人的名侦探,本来就很奇怪吧。”
  这倒也是,但少年总觉得对方还有别的一层意思在里面。

  果然,还没等他回答,对方又不怕死地继续开了口。
  “而且你这个caster既没有道具做成,阵地做成的等级也只有C,要说优点也就是变小之后就是普通小孩,方便调查吧——结果还被误认为是走失儿童,行不行呀?”

  话音刚落,少年飞起一脚,被男子敏捷地躲开来。
  “如果你这么想先回英灵座的话,我不介意用三道令咒送你回去。”
少年说着晃了晃左手,上面虽然空无一物,但只要他恢复真身,手背上就会浮现出令咒来。
  简单来说,他利用圣杯战争的规则漏洞,以魔术师之身违规召唤了从者,所以他既是从者,也是眼前男子的master。
  知道自己玩笑开过了头,男子赶紧蹲下身来,揉了揉少年的头发,笑得一脸灿烂。
  “好啦好啦,是大哥哥的错,大哥哥这就带你回去好不好?”


  少年“哼”了一声,倒是没有反对的意思,他往前挪了挪,看到男子在他的面前瞬间化身为那个白衣的怪盗绅士。
  尔后,捞起他小小的身体一飞冲天。

  隔壁房间里传来时断时续的痛苦呻吟声,状况之惨烈,让人以为里面正在发生什么凶杀案。
  但本届圣杯战争的assassin·真名黑羽快斗的怪盗基德正坐在沙发上,并没有进去看一下的打算,这当然不是他不关心自家master,实在是因为关心也没有用。
  技能这种事,怎么也没办法的吧!
  因为改变身体状态这个技能,是工藤新一生前服用过的毒药所赋予的,是刻在灵基上的设定。即便是用圣杯,也无法改变。要说有什么害处……倒也没有,就是每次使用,不管是变大还是变小,都会重现一次被毒药折磨的痛苦。
  但从者又不会因为这点原因就死掉,所以他现在只能守在房间外,等着里面的人技能读条完毕。


  过了好一会儿,房间里的痛苦呻吟渐渐转向低喘,终于归于安静。
  黑羽快斗推开房门,看到工藤新一躺在床上,浑身都是汗水,还没有从虚弱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递过干毛巾和干净的衣服,黑羽快斗在床边坐下,看着对方擦干身体,又慢慢穿好衣服扣好扣子,终于还是先开了口。
  “我说……名侦探,该告诉我了吧,你召唤我的理由。”
  工藤新一愣了愣神。
  “不是说了吗,我的宝具无法直接造成伤害……”

  “名侦探觉得我会相信这个说辞吗?”和工藤新一过分相似的脸猛然贴近,近到工藤新一能在对方深邃的瞳孔中看到自己。
  “我……”
  要怎么回答呢?
  刚被召唤的时候他是有一些茫然的,并不知道自己的master为什么召唤他,因为以这个职阶现界的时候他只能作为辅助,实战攻击能力有限,为了弥补自己的战力,他利用规则的漏洞二次召唤了从者。
  至于为什么是眼前的怪盗先生……
  他想说是因为他们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使得他仅凭自己为触媒就能把怪盗基德召唤出来。
  他想说自己和对方的配合天衣无缝,每次都能合作无间,战斗时也能更有胜算。
  他想说并肩战斗的话,还是熟悉的人更让他放心。


  他还想说——
  …………
  ……
  想说的话有千千万万,可以说的理由也数之不尽,但最后,他还是决定把这些都留在心里。
  双臂揽上黑羽快斗的肩头,他顺势把头靠在快斗的肩窝上。
  “我……就想见见你。”
  是的,千百个理由,抵不过一句想见你。
  如果说生前的自己还有不坦率的地方的话,那么作为从者,有着生前所有记忆的工藤新一此刻更能坦然面对内心。

  不管最后能不能获得胜利,至少在圣杯战争举办的短暂十四天里,他不要留下任何遗憾。




  面对这个简单得有些朴素的答案,怪盗先生虽然惊讶,却也十分满足。
  “我明白了。”
  耳边传来黑羽快斗含着笑意的低语,一如既往地游刃有余,还没等工藤新一再说些什么,自己的整个身体就被温柔地推倒在了床上。
  “你干什么!”忙不迭推开对方,工藤新一挣扎着想坐起来,却被黑羽快斗制住了双手。
  “当然是请亲爱的master为我补魔咯。”贴着工藤新一的耳边说完这句话,黑羽快斗灵活的指尖只拨动了几下,便把工藤新一的衣扣挑开了来。他低下头,在新一的锁骨间咬了一口。
  力道不轻不重,却足以挑起名侦探最敏感的反应。
  “等等——就算要补魔,我是master,怎么说也该我在上面吧?”
  所谓补魔,就是通过H的方式,把体液注入对方体内——现在这情况怎么好像不太对?
  黑羽快斗满是得意洋洋的脸上笑得更加放肆了,他捏着名侦探的左手腕,轻吻了一下手背上的令咒。
  “补魔当然只是借口。”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想上你。
  后面半句他没说,工藤新一也从他的充满着爱欲的目光里读到了。他脸上一红,偏过头,语气中半带愠怒。
  “你这人……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


  “对呀~❤”
  黑羽快斗毫不害羞地承认了,声音里都带着欢快的小心心,眨眼间,工藤新一刚穿好的衣服就被扒得干干净净。

  工藤新一没法阻止自己飞速消失的衣物,只好一脸认命地躺尸在床上,看到这个情形,黑羽快斗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他俯下身来,贴着亲爱的master的耳朵低语道:“我的技术很好的,你应该还记得吧?”
  脑中涌上了各式各样的回忆,工藤新一的脸登时变成了绯红色。
  没办法,脸皮薄就只能被吃掉啦。

  “说起来,你之前有问过吧,‘为什么有人会在互相杀戮的圣杯战争里召唤你这个不会杀人的名侦探?’这种话。”趴在快斗的胸前,此刻的名侦探收起了平时的尖牙利爪,仿佛慵懒乖顺的布偶。
  大概是刚刚被做得太激烈的缘故吧……
  “嗯?怎么说?”撸着布偶猫的怪盗先生显然也很尽兴。
  “你不也不会杀人吗?”一手撑着下巴,名侦探用另一只手指着怪盗先生质问道。

  “哈……那要问你咯,既然知道这一点,为什么还要召唤我呢,我亲爱的master?”黑羽快斗轻抚新一脖子上的红痕,弄得对方脸上一红。

  “那……那当然是因为……‘从者’都不是人呀……”
  “从者”,也就是servant,都是类似使魔一样的存在,所以不能算人,包括他俩在内。
  两人心照不宣,至少面对同样是从者的战斗,他们可以不用顾及太多,可以放手去战斗了。

  现在的话,还是趁着工藤新一的master还没回来,先享受这段短暂的温存吧。

  附录:设定资料,参考用。
职阶:Assassin

真名:怪盗基德  
参数:
  筋力:C
  耐久:D
  敏捷:A
  魔力:B
  幸运:A
  宝具:A


  
【个人资料  1】
身高/体重:174cm·58kg
地域:日本
属性:中立·善
性别:男性 
其实是正统的,货真价实的魔术师。 


【个人资料  2】
 
月光下的魔术师,优雅,神秘,绅士,拥有女性无法抗拒的魅力。
实际上,“怪盗基德”这个名下存在复数的人选,会召唤到其中的哪一位,只能看master与他的相性与因缘。
不管哪一位怪盗基德都拥有优异的魔术才能,因此也能作为Caster现界——不如说,Caster才是最适合的呀!
【个人资料  3】

魔术(盗):EX
出类拔萃的魔术水准,虽然表演的性质更大点,但因为民众的口耳相传,使得他作为怪盗的能力愈加神化。
变容(盗):EX
据说怪盗基德能伪装成任意的其他人,甚至小孩也不是难事。
作为英灵的技能则更进一步,彻底摆脱了体型与性别的束缚,也不会因为被撕脸而露馅,真是可喜可贺。
使魔(鸽):C
用作使魔的鸽子,一般用于窃听情报与递送物品。在魔术师的手下,也有转移观众视线的作用。再通俗点说,就是掩护主人逃跑。
【个人资料  4】

道具做成:C
能自行制作一些魔术道具,不过大部分装备都是由神秘人赞助而来。
阵地做成: A+
不管是将环境改造为有利于自身的场景,还是制作属于魔术师自己的优秀工房,他都能完美胜任。

气息遮断: EX
遮蔽气息使旁人无法觉察,到EX等级时,结合变容技能,将少有人识破他的伪装。
【个人资料  5】
『万物归一/Reduzierung』 
阶级:A+    种类:对人宝具

怪盗绅士是不杀人的,自然,扑克枪也只是辅助工具而不具备杀伤力。但他拥有极强的对场面的把控能力,能使得战况倒向有利于自己的局面,最终让对方自食其果。作为注解,Reduzierung是还原的意思,是怪盗基德屡次洗刷自己的污名,并如数送还的写照。所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本人如此主张着。
“效果过于夸张了?没有吧,也就是把他们做的事返还过去而已……很过分吗?”

【个人资料  6】


生前一直追踪着一颗名为“潘多拉”的宝石,不过这个目标鲜有人知。也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说,“潘多拉”的功能包含在圣杯的业务范围内,所以圣杯也是怪盗基德想要的宝物之一。
“但是,这次我是不会归还的喔~”
职阶:Caster

真名:工藤新一  
参数:
  筋力:D
  耐久:E
  敏捷:D
  魔力:D
  幸运:B
  宝具:A


  
【个人资料  1】
身高/体重:174cm·58kg
地域:日本
属性:秩序·善
性别:男性 
可以以弓阶、裁定者的职阶被召唤。 


【个人资料  2】
 
平成/令和年代的福尔摩斯,人称没有迷宫的名侦探,在少年时期便以锋芒毕露的光芒为人所熟知。
不过在经历了某件事后,变得冷静稳重了许多。
性格偏向理性,但也有文艺浪漫的一面,对人理持守护的态度,如果人理遭受危机,是绝不会坐视不管的那种英灵。

【个人资料  3】

变化(毒):A
因曾经服下的毒药而获得的技能。
能使灵基在大人与小孩间切换。
切换至小孩状态时,将遮蔽一切作为从者的气息,与普通人类无异。
因为每次使用都会因此重现一次被毒药折磨的痛苦,想必这也是圣杯的恶趣味吧。
理性的领导力:B
拥有使周遭人都信服听从的领导力,这当然是因为被他冷静清晰的理性思维所吸引。
【个人资料  4】
侦探的名推理:A+
冷静的判断与卓越的洞察力能使己方获得更优势的增强,尤其是作用于个人时,因此以术阶被召唤时的工藤新一弱化了攻击能力,却也拥有了更优秀的辅助能力。

阵地做成:C
卓越的布局与谋划能力,不管是战斗还是谋略,都能体现其优秀的头脑和才能,但因为本人其实毫无魔术素养,因此判定的等级只有C。
【个人资料  5】
『真相只有一个』 
阶级:A    种类:对人宝具

所有事物在名侦探的面前无所遁形。
宝具展开后,所有被名侦探接触的敌方单位将被迅速解析,弱化敌方的同时提升己方的战力,即便不被接触,只要他获得正确的情报,仍然能通过推理来获知情报,同样达成宝具效果。
也就是说“没有迷宫的名侦探”已经变成了类似概念的效果,最大化强化己方的输出效果。
【个人资料  6】
为了拯救人理而回应召唤的情形姑且不提,本身圣杯作为超自然的事物,是被相信科学理性的他所排斥的。不过既然已经被召唤了也姑且信一下?顺便说他寄托给圣杯的愿望是“寻找到认识的某个人”,真的是难以理解呢。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迈向BT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