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の真实者~快新王道论坛~  
  
查看: 430|回复: 1

[柯南] [平新]20ti之20_那些年華。 作者:Sakura_

[复制链接]
排名
20
昨日变化
发表于 2009-6-17 10: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该内容以做模糊处理,您需要登录后才可查看. 登录 | 迈向BT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迈向BT

x
本帖最后由 沐風旋舞 于 2009-6-17 14:08 编辑

這篇是轉自鮮網一個叫Crimes的欄子,作者Sakura_  ,目前萌上平新XD  

授權:

小櫻:
你好~ 我很喜歡你的文章,請問能將已完結的文章轉到"鏡的真實者論壇"跟更多人分享嗎?謝謝你!
基本上,快新配對的文會發在"風の谷-〖主快新文區〗 ,平新配對的文發在"迷の林-〖爬牆文區〗"裡。
我們會保留你所有權力,有空也歡迎過來玩~ ^^

-沐風旋舞

啊啊很高興有人這么看得起我的文[捂臉]。其實鏡の真實者在我萌快新的
時候也曾經聽說過的[繼續捂臉]。

同意轉載嗯[捂臉]。只是這些東西不要傷眼就好[再次捂臉]。


00]

我看見年華盛開出巨大的,紫薊色的花朵。

01]

他不緊不慢地攪動著杯中的咖啡,嫋嫋上升的白霧凝結在了他長長的睫毛上形成零零落落的水珠。他就這樣讓霧氣遮住自己的視線,低著頭,微微笑了。

門被推開,叮零叮零的聲音使微微晃神的他回過神來,推門而入的少年用著急切的語調詢問著不遠處的waiter,在得到了答複之後舒了口氣綻開微笑說謝謝。

幾秒之後他就聽到了旁邊的椅子被拉開的聲響,以及少年怪腔怪調的玩笑。

「猜猜我是誰?」

他迅速在少年目光的死角中暗暗翻了個白眼。

「黑羽。不要以為你用服部的音色就可以騙過我了。關西腔還不夠搞笑。」

他聽見少年不情不願的嘟噥。

「切,又失敗了…誒誒工藤你到底怎麼分辨出來的啊??連白馬都說我學的很像誒!」

他微微的偏頭望向少年,和他一模一樣的臉龐上滿是孩子式的不服氣。他再一次地輕笑出聲。

「因為服部不會開那種無聊的玩笑。」

一句話把少年噎的無以反駁。

02]

他聽著少年有一搭沒一搭地敲著杯子的聲響,無奈地偏過頭看著晃著腿把杯子碟子當樂器敲的少年。

亂發少年帶著滿足的表情舉著小勺叮叮當當地敲,還時不時地哼出幾個音符,像純真無暇的幼兒一般。他扶額,額上青筋隱隱浮現。

怎麼讓我攤上這種大麻煩。他想,手中的手帕早已皺皺巴巴地變成一團。

旁邊一直站著的waiter幾次欲言又止。對面桌坐著的女孩子小聲地交談著,而他用過人的聽力模糊地聽見了工藤新一、幼稚、兄弟等等幾個詞。

黑羽快鬥你要丟人也不要頂著我的臉好不好。關東的名偵探咬牙切齒地想。而當事人渾然不覺還在幼稚的哼著幼兒園時代學會的曲目。

其實他似乎忘記了一點那就是黑羽快鬥的臉和他的臉基本上是一模一樣歸根究底都是因為青山剛昌太RP太無良而導致的結果其實作者的無良RP也應該算在內的。嗯。

不好了工藤新一有著掀桌的沖動了。

好在黑羽小同學及時剎車,停下了他手中的動作。他舒了口氣,端起仍有余溫的咖啡正想品嘗時,黑羽的聲音傳了過來。

「工藤工藤好無聊啊我們來玩捉迷藏吧~~」

他手中的杯子猛然落下光榮殉職。

03]

他再一次揉著眉心想他到底是怎麼認識黑羽快鬥這個禍害的。

那天他不過是被黑皮膚的大阪友人,或者說戀人拽了出去,借口是[工藤你再不出去曬曬就要發黴了]。

於是他就和服部出去進行了曬太陽運動。曬著曬著服部晃了晃他的手臂,湊過來低聲說──

「工藤你看你雙胞胎弟弟在那邊呢。」

他當即翻了個白眼給服部順手給他一記精准的肘擊。

「服部平次你哪只耳朵聽見我告訴過你我有弟弟的我告訴你我爸媽就生了我一個你愛信不信不信拉倒。」

服部捂著腹部苦笑著抬頭:「但是他確實跟你很像啊…啊那不是那個誰、白馬探麼?」

他順著服部的視線望去,街對面那個有著一半英國血統的偵探牽著服部所說的[他的雙胞胎弟弟]站在路邊賣糖果的小攤前,[他的雙胞胎弟弟]抱著一大把糖果玩具什麼的對著白馬笑的那叫一個單純。其實工藤很想提醒當時的黑羽,不要被白馬外表的道貌岸然給騙了就這樣掉進少爺的圈套但是不管怎麼說黑羽小同學還是義無反顧的掉了進去了。

尤其是當他們四人一起坐在街邊的長椅上工藤和服部得知這個工藤的雙胞胎弟弟,哦不,黑羽快鬥就是那個騙得警察們團團轉,而且也是工藤的極大對手的Kid時,他們兩個的驚訝程度並不比如果青山剛昌把柯南畫成BL漫畫的程度低。

他又一次翻了個白眼。「我說黑羽你能不能不要頂著我的臉出來招搖撞騙呢?」

旁邊白馬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擦去小同學嘴邊的冰淇淋後笑的一臉道貌岸然:「工藤君不知道麼,這就是Kid原本的面貌。」

他當時就想口吐白沫暈過去,還好身後的服部接住了他。

04]

自從那一次之後他和服部從某些意義上來說已經變成了Kid的共犯,當然那真正的共犯還是白馬探少爺。你瞧每次Kid能夠成功脫逃還不都是仗著白馬大偵探從來都不會真正的追擊他麼。

即使在很久之前已經知道了他們兩人如此的相像但是每次見面時黑羽總會拽住他開著小孩子的玩笑:

「猜猜我們兩個誰是工藤呢?」

雖然每次都會被白馬或者服部很快地指出,但是黑羽還是樂此不疲。每每到他黑線之後才故作無辜的為自己辯白:

「啊呀你看工藤總是死氣沈沈的多沒意思嘛…」

「那叫成熟你懂不懂啊黑羽快鬥?」

天可憐見黑羽快鬥遇上工藤新一的毒舌也只能繳械投降了。

05]

回憶完畢。

他扶著額頭的樣子讓對面桌的女生以為是師承了毛利小五郎,也只有那麼幾個人知道毛利小五郎的推理是靠工藤新一來完成的。

門又一次被推開,走進來的兩個人影讓他有種[得救了]的感覺。旁邊黑羽已經用全場都能聽到的聲音高興地呼喊:「喂喂~~白馬!服部!!在這邊!!」

對面的兩張椅子也被拉開,他無奈的抬頭望著對面的服部,服部雙手合十做出一副抱歉的樣子:

「對不起對不起遇到了案子所以遲了點過來…沒有著急吧?」

他恢複精神用著與平常無二的聲音淡淡地回答:「下次你如果再把黑羽扔到我這邊來我一定休了你。」

服部呆。黑羽呆。只有白馬仍然優雅的笑:「工藤君,你搞錯攻受關系了吧。」

他也揚起優雅的微笑:「不,就算我是受我也是女王受。女王。」

於是服部硬生生地把[就算你是女王受那也是受]給憋了回去。只有黑羽搖晃著那據說是IQ400的腦袋冒出了傻乎乎的一句:

「可是你還是受啊。」

青筋。

他抬起頭來笑的優雅而危險:「黑羽有沒有人告訴過你禍從口出這句話呢。」

石化。

「──嗷嗷工藤你等等啊!!白馬你快點來幫忙拉!!服部你管好你老婆啊啊!!」

06]

這是我們的年華。

它旺盛的生長著,緩慢的結出美麗的花朵。如同巨大的煙火一般盛開出紫薊色的花朵。

Fin。

评分

参与人数 1活力值 +5 收起 理由
Chocolate + 5 搬文辛苦了XD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排名
1
昨日变化
发表于 2009-6-17 20:32:27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恢複精神用著與平常無二的聲音淡淡地回答:「下次你如果再把黑羽扔到我這邊來我一定休了你。」
服部呆。黑羽呆。隻有白馬仍然優雅的笑:「工藤君,你搞錯攻受關系了吧。」
他也揚起優雅的微笑:「不,就算我是受我也是女王受。女王。」
於是服部硬生生地把[就算你是女王受那也是受]給憋了回去。隻有黑羽搖晃著那據說是IQ400的腦袋冒出了傻乎乎的一句:
「可是你還是受啊。」
---這段大好!!!
精簡地帶出重點~!
小新, 你是反攻不能的了啦, 算了吧......而且, 你不是承認自己是受了嗎XDD
休了平次不要緊, 請投向快鬥的懷抱吧~
P.S. 這篇文裡的快鬥好可愛(大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迈向BT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