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の真实者~快新王道论坛~  
  
查看: 392|回复: 1

[柯南] [平新]20ti之19_無關曾經。 作者:Sakura_

[复制链接]
排名
20
昨日变化
发表于 2009-6-17 10: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该内容以做模糊处理,您需要登录后才可查看. 登录 | 迈向BT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迈向BT

x
本帖最后由 沐風旋舞 于 2009-6-17 14:08 编辑

這篇是轉自鮮網一個叫Crimes的欄子,作者Sakura_  ,目前萌上平新XD  

授權:

小櫻:
你好~ 我很喜歡你的文章,請問能將已完結的文章轉到"鏡的真實者論壇"跟更多人分享嗎?謝謝你!
基本上,快新配對的文會發在"風の谷-〖主快新文區〗 ,平新配對的文發在"迷の林-〖爬牆文區〗"裡。
我們會保留你所有權力,有空也歡迎過來玩~ ^^

-沐風旋舞

啊啊很高興有人這么看得起我的文[捂臉]。其實鏡の真實者在我萌快新的
時候也曾經聽說過的[繼續捂臉]。

同意轉載嗯[捂臉]。只是這些東西不要傷眼就好[再次捂臉]。


>>00。

他想這些已經無關曾經。

>>01。

夏初的午後日光傾城,服部倚在站台的柱子上目光冷淡。列車帶來的高速氣旋險些把他卷走,待到車停穩後柔美的女性聲音響起。他起身,走進車廂。

新幹線。從大阪到東京不算唯一的交通工具。

他隨便找了個靠門的座位坐下,車廂裏明晃晃的陽光刺得他睜不開眼。他偏過頭,掏出手機,凝視著被他的影子遮擋了一半的屏幕,笑了。

把手機塞回褲兜裏他靠著座位閉上了眼睛。列車在陽光中緩緩前行,目的地東京。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都會挑選新幹線跑去東京,抑或這已經成為了他的一個習慣就像生根在血肉中了一樣無法分離。再或者說他時不時的跑去東京也已經成了生了根的習慣了。他只是對自己說是為了逃避和葉那笨女人的叨擾或者說像他每次發給工藤的短信那樣只是純粹的認為[東京最近案子多我過去幫你破幾個案子啊哈哈哈]。他知道工藤看到這個後一定會忍不住對他露出他最熟悉的半月眼。就像往常的那無數次一樣。

其實原因他自己清楚,只是他選擇了埋在心底不去訴說。就讓它這麼爛著爛著爛在心裏了也好。他自暴自棄的想。

但是那秘密藏在心底慢慢的變了質,就在他還沒有防備的時候破繭而出,等到他發現的時候已經遍布了心的每個角落,想要拔開也不能,就仿佛真的爛在了心裏一般。他知道和葉一定隱隱約約察覺到了這個秘密的存在,不然她不會最近沈默的如同塑像一般,偶爾只是用眼睛瞥瞥他,目光裏全是悲哀婉轉。他想和葉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只是他唯有辜負她了。

他就這麼恍恍惚惚地過了兩個鍾頭。正當他昏昏沈沈欲睡之際叮咚一聲車門打開了。東京到了。

他晃了晃腦袋走出車廂,標准的節能燈撒在他身上讓他有種自己由黑變白的錯覺。大團大團的熱氣撲面而來,他在人流中腦袋不甚清楚地想車廂裏的空調真舒服。跟著擁擠的人潮擠出了地鐵站後,他抽出一直放在褲袋裏的手捂住嘴巴不甚優雅的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伸手招了輛taxi報出了工藤宅的地址,隨即躺倒在後車座上隨著車子的顛簸開始了有規律的呼吸聲,睡著了。不知道多久之後司機叫醒了他,他起身眨了眨眼睛把錢遞給司機然後幹脆利落的下車。車子在他身後奔馳而去卷起濃重的煙塵,他抬起頭仰望著曾經被他說成是鬼屋的宅子,它安靜的仿佛並不存在一樣。他一直看到眼睛被陽光的明媚刺激的下意識分泌出液體時才慢慢將視線調整到正前方,抬腳走向門口。

門沒有關。他知道這是工藤為他而特意開啟的門,他拉開厚重的大門走了進去,正對著的窗戶外陽光映射進來,屋子的角落似乎反射著光芒。大片大片的白光打的他眯起了眼睛,悄悄把門關上後他穿過寂靜的大廳走向樓梯,踩在木質階梯上嗒嗒的聲音沒來由的讓他安心。他熟門熟路地推開左轉右手邊第二間房門,逆光中工藤單薄的身影深深地映進了他的視網膜中,通過神經傳達到了大腦。

於是他笑了,他說「吶,工藤」。工藤抬起頭來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他知道這是默許,然後他笑的更陽光更燦爛了。隨手從架子上抽了一本書。

《悲慘世界》。

他皺起了眉頭,他並不喜歡閱讀這一類的小說,但是看著對面工藤玩味的笑容他還是硬著頭皮翻開了扉頁。他一頁一頁地翻過去,時不時偷偷抬頭看向對面沈靜的工藤。湛藍的眼眸緊緊盯著手中捧著的書,他辨認了好久才發現那是一本《呼嘯山莊》。

《呼嘯山莊》?

他有些想笑。他想工藤怎麼可能會讀這種沒有營養的書呢,當然這只是他個人的想法。但是後來他完全沒有了翻書的想法,只是一味的盯著沈浸在書中的工藤而已。待到工藤看完最後一頁合上書時,他才如夢初醒從發呆中回過神來,望望窗外已經是暮色的天空,他看著工藤側頭很認真的想了想之後說:

[服部。該吃飯了吧。]

然後是長久的靜默。

他在心裏悲憤地吶喊,他想工藤你不是不知道我的廚藝那是能毒死一個連的人的秘密武器啊所以你不要希望我能弄出點可以填飽肚子的東西了而且你也差不多吧要你做飯還不如炸掉廚房來的幹脆。工藤望著他的眼睛想了想就明白了他心裏想的那一長串吐槽。然後他聽見工藤說:

[Baga。當然是去外面吃啊。]

帶著隱隱的笑意。

>>02。

他拽著工藤興沖沖地沖進了一家小店並迅速對著老板露出燦爛的微笑,然後在工藤還未回過神來的時候說一切如常。工藤抬起頭看著他那陽光燦爛表面純良無辜的微笑又轉頭看看笑的跟他如出一轍的老板不用腦袋想他就知道自己被算計了。於是抬起頭來面無表情:

[服部你故意的是吧。你早就知道我會提出出來吃飯的要求了。]

他笑的越發無辜說[誒誒工藤你怎麼能懷疑我呢我也是昨天才看到這家小店才想帶你來嘗嘗的嘛啊呀不好說漏嘴了]然後工藤久違的半月眼就冒了出來鄙夷地看著他說[你是傻瓜啊自己都會說漏嘴。]他笑笑說[這不是挺好的麼我知道你心裏面肯定在嘲笑我呢對不對],工藤冷哼了一聲之後徑自找了張椅子坐了下來還不忘斜他一眼,然後他摸著後腦勺滿臉笑容的走了過去坐在他的旁邊肩並著肩,曖昧的如同情侶一般。

不多時他就攬著工藤的肩膀半真半假地耍著酒瘋,工藤無奈的幫他結賬起身扶著他回家。他在酒精的作用下紅了臉,腦袋不甚清醒,就這樣差點俯在工藤的肩上睡著。他迷迷糊糊中感覺到了工藤停下了腳步,被夜風一吹他感覺似乎清醒了點,抬頭看去。在月光下有個輪廓在工藤宅前不甚清楚,他的身體在他的大腦反應之前就已經做出了行動──擋在了工藤身前。

[喂──那邊的家夥──你是誰啊──]

那邊的輪廓緩慢的移近,他在不知對方是敵是友的情況下僵直了身體下意識地握住了工藤的手,他感覺到工藤僵了一下之後抽出了手擋到了他前面說[服部,你多慮了。]

他想說在接觸到的那一瞬間他就摸到了他冰涼的手心和手心中的汗水,但是他張了張嘴卻什麼也沒有說出來。他看著那個男人走了過來走向工藤,手中還夾著煙蒂。他看見月光下工藤低著頭沈默著。氣氛詭異。

他想張口說些什麼。

[……你們、什麼關系。]

他發現他除了這句話什麼都說不出來,喉嚨幹澀的可以。工藤愣了一下抬起頭看他,沒過兩秒又低下頭說:

[……和你沒關系。]

他想笑。

[怎麼和我沒關系呢工藤你難道不知道我喜歡你喜歡了很久了麼?!]

他突然的噤聲了。他想完了這下是真的完了。工藤看他的臉奇異而悲傷,在月光下泛著一種悲哀的色澤。他剩下的那些話就忽然地堵在了胸口扯的他悶疼,他想著原來秘密就這樣被挖出來接觸到空氣發生了氧化作用扯的我這麼疼。他突然的感受到了對面男人投射過來的眼神,銳利而冷漠,像要刺穿他一般。他們就在這壓抑的空氣下靜默的站了許久,最後工藤開口了:

[和葉呢。]

沒等他疑惑工藤用著悲哀的語調繼續問他。

[你這樣和葉怎麼辦。]

他一時無言。和葉在他身邊17年早就像空氣一樣可以說是不可或缺了,他沒有想過失去會怎樣,但是或許他會空虛到極點。

[那又怎樣。]他輕聲說,[我只能負她了。]
工藤的表情是無與倫比的憂傷。

[對不起。服部。對不起。]

他的世界頓時劈裏啪啦化成了一堆碎片。曾經瘋長的某種情緒一下子冷掉了,枯萎了。他想工藤新一你拒絕我的理由不會只是因為和葉吧對不對。對不對。

[理由呢。]

工藤張了張口但旁邊的男子先開口了。他說:

[理由就是他是我的戀人。]

他感覺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抬起頭看向工藤,工藤的表情逆著光看不清楚但是他可以猜到,一定是悲哀而憂傷的望著他。後面一輛車駛來借著車燈他看清楚了男子的長相。他想他認得的。FBI王牌探員赤井秀一。

戴著黑色針織帽的男人就那樣拽著工藤進了屋子,他在原地呆呆站了一個小時之後艱澀地走去車站坐著新幹線回大阪。回到家之後他撲到床上就那樣睡著了。他不知道除了睡覺還能怎樣。其實他也想大聲質問他「那蘭呢?」,但是就算這樣結果仍然不會改變。

他仿佛回到了遇見工藤新一之前的那17年的時光,每天和和葉打打鬧鬧下課直奔劍道室等到渾身是汗之後才回到家中痛痛快快地沖涼睡覺。就這樣一天又一天他就像從不知道工藤新一這個人一樣的平靜生活。他突然發現他的死神體質遠遠沒有工藤的那麼強悍導致他在這些日子裏面一直無所事事整天只能望著報紙上誇張的頭條看著他熟悉的冷靜睿智的工藤的臉。

而他也會在報紙上工藤的照片上一個不顯眼的角落找到那個男人倚著牆目光柔和地看著工藤。眼裏盛滿溫柔的光。

一年的時光無聲地從紙上劃過,轉眼之間時光再次定格初夏。他收到了東大的錄取通知,而和葉選擇了留在大阪。臨走的時候和葉拉著他和一堆同學去KTV,歡鬧過後和葉拉著他的手哭著說平次你不要走不要走。他的心霎時間柔軟了,他扶起哭的唏哩嘩啦的女孩子默默地想果然還是離不開和葉麼。這一心軟直接導致的就是接受了父母為他定下的[大學畢業就和和葉結婚]這種婚約。他看著旁邊臉紅羞澀的女孩子心想這樣也好。這樣也好。

>>03。

他時隔一年再一次站在了新幹線的站台上,只是多了旁邊巨大的行李箱而已。他閉上眼睛想著如果時光能夠倒流多好。多好。讓他回到和還是小孩子的工藤一起破案的日子吧。那樣何嘗不是一種幸福。背後衣服被拉扯,他回過頭看見的是和葉滿面淚痕。她說平次平次到了東京你千萬不能去勾引別的女孩子啊我會打電話給工藤問你最近的情況的呢。他諷刺地扯了扯嘴角。他想工藤還會在乎他麼。還會麼。

新幹線轟鳴著停到了他身旁,他拎起行李回過頭對和葉笑的溫柔,他說和葉保重。隨即決絕地不去看身後和葉決堤的淚水進了車廂。

他仰頭看著列車內敞開的天窗,正午時分的陽光直射下來就這樣照進他睜大的碧綠瞳孔刺激了淚腺的分泌。突然世界一下子光影模糊破碎,他低下頭抹去眼角殘挂的淚滴。他想工藤我為你哭過了不管怎樣那都已經是過去了。過去了。

然後是新的開始。

I’ll never give up.他想,慢慢扯開笑容。赤井秀一你等著瞧吧我一定從你手裏把工藤搶回來。一定。

然後他閉上眼睛,陷入了深深的睡眠。

夏日傾城的日光不加遮擋地傾撒在他身上,暖意升騰而起。他扶著額頭無奈的看著寫著大大的裝修二字的招牌,又抬起頭看看一片寂靜的宿舍樓,沈默半響後還是拖動著行李箱離開。

他很認真的想著這段時間到底去誰家借住。稻尾一久?不行不行前幾天他和長島不是去那個哪旅行了麼。沖田總司?…誰敢確保京極真會不會十分爽快地直接把他扔出去。就這樣他坐在街邊的長椅上思索了很長的時間,腦袋裏無數的名字出現了又消失最後兜兜轉轉他發現他唯一能依靠的也只剩下[工藤新一]這個名字而已。

還能怎麼辦呢。他歎氣,拎起行李箱從長椅上起身,抬起右手遮擋住從眼睛上方傾射的光線。銀子般的碎光穿過樹梢灑下來,暖意洋洋的美好。

他在人行道上站住,仰頭看著對面高聳的樓宇,玻璃窗反射著一大片一大片白花花的光芒。對面的街道擁擠的人群上演著生生不息的繁華。無數的車輛通過閃爍著的紅綠燈揚長而去,而他忽然就感到了與這個城市的格格不入。他是不屬於這個城市的。這種想法讓他內心湧動著一陣陣波濤洶湧的難過憂傷,擠得他眼眶酸澀起來。

然而他終於重新站在了工藤宅的前面。

高大的宅邸巧妙地遮住了陽光,他費力地仰著脖子打量著這棟房子。手表的指針又滴答滴答地轉了一個輪回,他終於下定決心推開了花紋繁複的大門走了進去。他聽見自己內心的歎息,他知道他還是沒有徹底放下。

將近門口時他看見赤井秀一正靠在牆上吸煙,見到他來了微微抬起了頭站起身來。他僵直地釘在了原地,全身像是被一桶冷水當頭澆下,在男人銳利的眼神裏被分割成一塊一塊。過了不多時赤井走下台階目光淡漠地看著他,然後對著門的方向比了個請的手勢。他就在男人冰冷的目光中像個牽線木偶一樣僵硬的邁步走向門口。

門打開了,工藤穿著圍裙的模樣讓他著實嚇到了,隨即工藤露出了好久不見的半月眼斜視赤井,他身後的男人聳了聳肩一臉無辜。工藤不顧身上沒有形象的圍裙丟下一句[你給我去做飯]給赤井然後就直接拽著他奔去了客廳。

剛在客廳坐定就看見工藤一副想把他拆了的表情,他馬上開啟了一級警戒狀態生怕工藤一激動就把他給剁了──水果刀就放在不遠處的茶幾上。然而工藤在氣憤過後馬上恢複了平靜。

現在你該老實交代了吧。工藤說,坐在沙發上冷冷地斜睨他。

說什麼。他茫然看著他,眼神裏寫滿了[我是純良無辜的好孩子一號]。

工藤頭上浮起青筋。

[服部平次你鬧失蹤給我鬧了一年這一年裏你真死了是不是還是躲到哪裏跟誰誰誰逍遙去了你是不是徹底忘了有我工藤新一這個人的存在還是你根本就沒有把我當個朋友看過!!]

他想這個世界可以多麼發達工藤你要是真想找我打個電話發個短信不就好了。然後他終於想起來手機早就丟到房間的某個角落銷聲匿跡了。所以他乖乖地住了嘴忍受著工藤的怒罵,他知道是他錯了況且既然有了追工藤的決心就要忍受未來的[老婆]大人所有的憤怒不是麼。

客廳的門啪嗒一聲打開,赤井走了進來看到他乖乖挨罵的小媳婦樣挑了挑眉,口氣略帶調侃:[我親愛的兩位小朋友──It’s time for dinner.]

>>04。

他的手顫顫巍巍夾著筷子看著滿桌的菜艱難地吞了吞口水。他想這太扯了吧這年頭FBI招聘需要驚天地泣鬼神的廚藝麼哪天FBI倒閉了都可以改行去當廚師了。對面赤井似笑非笑的樣子更是助長了他心頭的那團火,於是他看著桌子上哪道菜都像赤井那張欠揍的臉──當然了這只是他本人的想法作者不負任何責任。

所以說作者又想KUSO了。

來來來讓我們回歸正題。服部小朋友大義凜然地把食物往自己的碗裏夾。一筷子一筷子的夾。旁邊工藤和赤井滿頭黑線地看著他碗裏的菜一點一點地堆成小山,然後嘩啦嘩啦地撒下來。水漫金山。

然後赤井毫不留情地把他踹到某個陰暗的角落種蘑菇。他可憐兮兮的縮在角落用著小狗狗一樣的眼神望著工藤,手裏不知從哪裏變出塊抹布就往嘴裏塞──停停停我說這應該是咬手絹吧你看抹布多不衛生啊。

嗚嗚我不過是把那些菜看成了赤井而已不用這樣吧──。可憐的服部君內心默默流淚。

最後還是母愛[?]泛濫的工藤君端著一碗飯遞給了他。當他熱淚盈眶地抬起頭來的時候他仿佛看到了工藤頭上的天使光環…於是他發自內心地說了一句:

「工藤你就是聖母瑪利亞啊啊──」

然後服部君得到的回報是餓著肚子到了第二天的早餐時分。

接下來的日子平靜如水。他看著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沈思,轉眼間已經到了初秋,開學了。他也再無理由在此留宿。他拎著行李站在門口望著工藤和赤井笑的像淒涼的秋。

我走了。他微微回頭看著工藤,終究什麼也沒說。

他身後的工藤沈默半晌還是攥住了他的衣袖。

「留下吧。反正我家客房多的是。」

他轉頭,眼底映入一片深深淺淺的光。眼眶微微酸澀起來。

>>05。

他終於開始了他的大學生活和與工藤新一的[偽]同居生活。

鑒於作者的RP無良以及懶惰所以無關事情一概略過。大學四年內他遭遇的變故僅僅只有兩次,不多,卻足以致命。

之一是在大二那年,工藤瞞著他和所有人跟著赤井跑去荷蘭結婚。當他得知消息後心已經幾近死灰的淒涼。他想他做過的那麼多的努力還是無意義。無用功罷了。於是他搬出了工藤宅住到了東大的學生宿舍,仿佛是下定決心和工藤斷絕來往一般。

之二是大三。家裏來了消息,催他和和葉快些結婚。他接到消息後略一猶豫,便踏上了回大阪的列車。



他終於又一次坐上了久違的新幹線,心境已經截然相反。整個旅途的大部分時間他都在靠著椅背淺眠,直到下車之後看見久違的和葉久違的擁抱。他眯起眼睛看著變的成熟的和葉微微笑了,他想這樣對誰都好。

他們兩個的婚禮定在一周之後,家裏早已准備好的一切讓他覺得像個圈套一點一點引他跳下去。不過這些都無所謂了,他想,心裏還是揮之不去的淒涼。他看著大紅燙金的喜帖,看著邀請人上的工藤新一柔和了眉眼。就當作最後一次的放縱也好。他想。心底有著隱隱的希冀。

婚禮如期舉行,他穿著黑色禮服挽著和葉穿行於人群之中,展開得體的微笑。婦人們略帶羨慕的看著他們不停地說著諸如郎才女貌才子佳人之類的話。他忽然感到那麼明朗的憂傷。

終於他挽著和葉站定在工藤和赤井面前,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和葉微微彎下腰說著辛苦工藤君照顧平次了,還請以後多多包容等等的話。他倔強的抿著嘴角不出一言。直到工藤也欠了欠身之後他拉著和葉想要離開,卻再次被人攥住了衣角。

他回過頭,工藤帶著誠摯的表情望著他,說,祝你幸福。

他淡淡一笑,說,我會的。然後轉身走開。

前方忽然就無盡的黑暗。

他看著悲傷蔓延出巨大的年華,逐漸在他面前崩離破碎。

一切終究已經無關曾經。

>>06。

[教堂、鍾聲、日光──他望著神明微微眯起眼睛。]

Fin。


偽文藝式番外片段1。[年華剝離]

>>

他淡漠地望著屏幕上工藤笑意彌漫的臉,心裏漫起一陣一陣的憂傷。旁邊和葉挽著小蘭開著些無傷大雅的玩笑,他轉頭看著仍然微笑嬉鬧的小蘭,憂傷就那麼嘩啦嘩啦地漫下來淹沒了他。

吶,蘭。和葉說,臉上是淡淡的悲傷。

你還會想起工藤麼。

像是硬生生被扯裂了傷口,他的左胸一陣一陣的鈍痛。鋪天蓋地而來的某些情緒讓他踉蹌了幾步,他眨了眨眼睛,望著屏幕上仍然談笑風生的工藤,慢慢地合上了雙眼。

年華剝離,剩下的只有空虛。

或許這是他一輩子的傷了。

<<



KUSO式番外片段2。[關於孩子]

>>

故事的起因是某天在餐桌上,工藤君無心的一句話。

──你看這孩子多可愛。

電視機在嘩啦嘩啦地放著名偵探柯南──我們暫且不論這是否現實關鍵是這是同人的世界作者永遠是最大的。耶。

當然了工藤君看中的當然是純良無辜偽正太江戶川柯南小同學了,雖然工藤君的本意是誇獎自己[小時候]有多麼多麼的可愛,但在赤井看來這句話就有了某種意味。

──你看這孩子多可愛。

──言下之意就是母愛[?]又泛濫了想要個孩子嘛。

於是赤井君笑的格外曖昧不明,很快工藤君就在[床上]體會到了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感受。終於在又一次的床上活動之後三天仍不能下床的催動下揪著倚在床邊的赤井的領子質問。

──你最近瘋了是不是做那麼多次。

赤井君笑的一臉道貌岸然。

──沒有。我只是想完成你的心願。

工藤蹙起眉頭。

──什麼心願?

──你想要孩子的心願。

沈默半晌。

──滾。你被車撞了是不是兩個男人怎麼生孩子。

赤井君繼續曖昧不明的笑。

──那我們就做到生出來為止吧。

工藤君終於忍無可忍。

──赤井秀一你要是那麼想要的話你去生好了我才不要!!

赤井微微俯下身,嘴唇貼著他的耳廓噴出溫熱的氣息。

──這可不行吶。生孩子可是小受的工作呢。

<<

[真正意義上的]Fin。

评分

参与人数 1活力值 +5 收起 理由
Chocolate + 5 搬文辛苦了XD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排名
1
昨日变化
发表于 2009-6-17 20:40:36 | 显示全部楼层
當沒有得到, 留下來的只是曾經, 只是一些往日年華。
無關曾經, 的確很到題。
一句祝你幸福, 註定了分開的命運---曾經被梆在一起的線, 已在那一刻斷掉, 然後, 成了兩條不再相交的平行線。往後, 不會與過去連接---現在, 已無關曾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迈向BT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